第2章 最美誓言

        村长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沈菁茹那不容置疑的眼神,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



        算是默认了。



        “老大家的,你,你怎么能这样?明雪跟了二傻子,这辈子都毁了啊?”



        说话的,是扶着杨柳氏的一个妇人。



        沈菁茹抬眸看她,眼底冷意横生:“所以,二婶的意思,是要把明雪浸猪笼?”



        杨王氏唇瓣嗫嚅着,好一会儿才把话说出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明明可以保下杨明雪的,可她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



        沈菁茹冷凝了她一眼,便懒得再理会,带着身后的两个丫鬟转身离开。



        “对了,明雪现在,不适合再回杨家,直接送她与二傻子回家吧。”



        转过身,她的身形略微踉跄,眼底的冷意更甚。



        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她对若媚道:“若媚,你去与程大哥说,让他来找我一趟,我有事与他说。”



        若媚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不敢问,连忙应声离开。



        若梅不时悄悄打量前面的身影,小姐还是那个小姐,可她总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她微微低头,眸底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杨家,因为沈菁茹的原因,在村子里起了一座三进的大院子,在整个杨家村,都是独一份。



        不但修了大房子,还买了不少下人,可以说,是仅有的富户。



        看到是沈菁茹回来,门房连忙打开门,腆着笑脸:“夫人。”



        沈菁茹没有说话,直接往里面走去。



        门房的小厮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夫人一向温柔和睦,待人有礼,对谁都是笑脸相待,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



        不过,他只是一个门房的小厮,可不敢多说什么。



        沈菁茹回到自己的房间,对若梅道:“你去让余嬷嬷也一起过来见我。”



        说完,直接关上门。



        房间里的摆设尽显精致,件件奢侈。



        原主本是江南富商的独女,年少时一次外出遇险,被当时的穷书生杨明浩所救。



        杨明浩是读书人,虽然无所成,嘴却很会说话,将年少无知却情窍初开的沈菁茹哄得,一颗芳心全部扑在他身上。



        不顾父母的劝阻,带着大量嫁妆远嫁到这西北的苦寒之地。



        因为家里是商户,从小耳闻目染,她对生意之道也极为精通。



        嫁给杨明浩的时候,洞房花烛夜却没有圆房,杨明浩搂着她说着动听的情话。



        “你是世间最善良美好的女孩,当值得拥有更多的美好,待我金榜题名时,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以此来鞭策我努力读书,早日将娇娘搂在怀里,可好?”



        那时候的沈菁茹对他死心塌地,感动得不行,更是花大价钱为他请来名师。



        在他上京赶考时,只留下一句话:照顾好家里,等我回来。



        因为他这句话,沈菁茹这三年来,无怨无悔地照顾这个家,做买卖带领杨家村民发家致富。



        但她换来的是什么?是一场算计。



        两个月前传回杨明浩高中榜眼的消息,那时候杨家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三天前,京城再次有信传回,但这次,那封信却没有传到她手里。



        当时杨柳氏夫妻俩人的神色又是惊喜又是怪异,只说杨明浩不日将要回来,让她把家里收拾好。



        昨晚,她被算计,下的药份量不轻,但也不至于让原主就那样死在男人身下。



        而是,那个男人体内另有剧毒,通过阴阳交合的方式传到了原主身上。



        那才是让原主送命的诱因。



        要不是她二十三世纪的鬼医穿越而来,原主死得憋屈。



        只是,昨晚她穿越而来时,虽有些记忆,身体却支撑不住晕死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但她可以肯定,昨晚在她身上的男人,绝对不是二傻子。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艳若桃花的女子,唇角轻轻勾起一抹邪异的笑容。



        “既然我接替了你的身体,放心吧,你的仇,你的恨,我都会为你报的。”



        她抬手,轻轻拉下密封的衣领,露出脖子上的那些青紫,都是欢爱过后留下的痕迹。



        她狠狠磨牙:“男人,可别让姑奶奶再遇上,否则定要让你后半辈子不做人。”



        “不对,你后半辈子还能不能好好活着,都是一件大事。”



        从她自己体内残留的毒素来看,那个男人体内的毒极重。



        哪怕是传了一部分到她体内,他自己体内残留的毒,也足够他受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医术,有没有能为他化解的?



        她一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体内的毒,及时解了毒,否则她此时也还瘫在床上。



        再把衣领拉下,琐骨下方有一朵盛放的血莲,她唇角的弧度加大。



        意念微动,手中出现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几滴散发着淡淡药香的药剂,轻轻往脖子上的淤痕抹去。



        刚才还明显可见的青紫痕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失。



        很快,她的脖子就恢复了洁白如玉。



        站起来,直接将身上的衣服全部退去,看着满身的青紫,她更是快要咬碎一口银牙。



        药水抹上去,所有的青紫消失,恢复原来的洁白如玉。



        不可否认,原主长得真的很美,不但美,身材也非常婀娜,凹凸有致。



        沈菁茹一边穿上衣服,一边凝思。



        杨明浩没有与原主圆房,她可不会认为他真的有多爱原主。



        只怕是身体有问题吧?



        这次原主丧命,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只怕那个男人在京城又遇上对他帮助更大的富婆了。



        那封信应该就是让他父母处置原主的吧?



        “吃了我的,用了我的,现在就想把我踩下去?”



        沈菁茹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还没有人敢算计她堂堂鬼医。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小姐,程管事与余嬷嬷来了。”



        “好,领他们去偏厅,我马上来。”她轻轻说道。



        整理好仪容,看着铜镜里那道曼妙的身体,勾唇轻笑,往门口走去。



        门外,若媚与若梅站在两边,看到她出来,连忙低声叫道:“小姐。”



        两女与余嬷嬷都是她的陪嫁,从江南跟着原主来到这里,对原主的帮助极大。



        但她的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若梅身上,很快收回。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