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等小姐发落

        v@“怎么?你有意见?”沈菁茹平静地看着她,轻轻甩甩自己的手:“脸皮还真厚,打得我手都痛了。”



        何氏感觉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委屈地咬着下唇,抱着孩子转身就跑。



        一边跑,她的泪水也滑落下来。



        沈菁茹没有理会她,继续走回去坐下。



        这几年的优渥生活,已经让那些人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只是,重新坐下来,她也没有了吃饭的欲望。



        这一天的事情,可真不少。



        “小姐,你没事吧?”若媚与若梅匆匆赶来,她们听说青年妇人从这边哭着离开,便赶紧回来了。



        沈菁茹睨了若梅一眼,淡淡道:“没事,你们把这些吃的撤下去吃了吧,我回去休息。”



        若媚想说什么,反倒被若梅拉住了。



        “小姐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若媚想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也知道小姐是真的累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菁茹得以清静,好好地睡了一觉。



        一夜荒唐,之后是种种设计与安排,她穿越而来,也是现在才得以休息。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



        听到动静,门外的若媚连忙小声问道:“小姐,是你醒了吗?”



        沈菁茹应声,若媚推开门进来,很快点燃烛火。



        “小姐,你饿了吗?我们在小厨房温了小米粥,我去给你拿进来?”



        沈菁茹走到外面的桌边坐下,靠在椅子里,淡淡问道:“可有发生什么事?”



        若媚为她倒了一杯茶水,轻轻道:“那些下人,嬷嬷已经全部发卖了,只留下了琼花与梨花。”



        琼花与梨花是她们后面买回来的,一直在她院子里做杂洒的粗活。



        若媚见她没有说话,又轻轻道:“听说夫人得了失心疯,被送到半山腰那边的山洞关着,说怕她会出来伤人。”



        沈菁茹轻轻勾唇,想不到杨家人的动作这么快,这是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了吗?



        “他们都吵着要吃饭,余嬷嬷让程管事带了十来人过来,才将那些人全部镇压下去,不敢再闹事。”



        “嬷嬷让程管事他们这段时间先住在家里下人房那边,预防那些人再闹事。”



        沈菁茹轻轻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本来可以直接抽身离开,但这个婚姻,她不想要,就得等那个男人回来才能解决。



        这些人要是安分守己,等到杨明浩回来,她也懒得理会他们。



        但若他们再闹事,不让她安心,那就不要怪她了。



        若媚见她没有什么要吩咐的,也没有再多嘴,而是出去,很快拿了食物进来。



        余嬷嬷跟着进来,欲言又止,一天时间,也让她打听了不少消息。



        “若梅呢?”沈菁茹端起一碗小米粥,这才淡淡开口。



        “小姐息怒,若梅被老奴关进柴房了,等小姐发落。”余嬷嬷连忙道。



        沈菁茹抬眸,她连忙解释道:“老奴已经查明白,她与杨明礼暗中勾结,并且给小姐下……”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毕竟,那样的事情伤小姐的名声。



        “那就把她发卖了吧。”



        沈菁茹不以为意,她已经在如梅身上做了手脚,发卖出去,只是不想看到她死在自己面前。



        她这个人瑕疵必究,眼里容不下沙子。



        若梅已经背叛了原主,还害了原主的性命,她怎么可能还留着她?



        余嬷嬷点头应下,又仔细打量她:“小姐,你没事吧?”



        若梅说了,当时给小姐下了药的,她怕小姐自行强忍,最后伤了身子。



        沈菁茹淡淡道:“我没事,你们吃了吗?坐下来陪小姐我一起吃两碗。”



        余嬷嬷将她上下打量,见她真的不像有事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连忙摇头,退后了一步:“小姐,奴婢已经吃过了。”



        今天的小姐真的好诡异,当然,她们都喜欢这样的小姐。



        沈菁茹也没有再勉强她们,理清了原主的记忆后,她明白这个世界的等级观念。



        独自吃完后,她往外面去走走消食。



        天色已经黑下来,杨家很安静,整个杨家村都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兴许是白天沈菁茹的异常表现,让杨家众人此时都老实下来。



        以前家里会挂上红灯笼以示富贵,这可是村子里的独一份。



        但今天,只有她这里还挂了灯笼,其余的地方皆一片黑暗,余嬷嬷将所有蜡烛收走,不让点了。



        只是从山头上偶尔传出声嘶力竭的叫声。



        她心中微动,轻轻问道:“他们是如何让柳氏心甘情愿地待在山上的?”



        余嬷嬷也轻声道:“什么心甘情愿?他们是拿铁链把人锁在山洞里的,又把洞口围了起来,一般的野兽也不会闯进去。”



        沈菁茹嗤笑,这杨家人还真是狠心,好歹也给他们生儿育女好几个了,这么快就丢出去了。



        不知道杨明浩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会如何选择?



        没有再理会,她走了一会消食,泡了个热水澡才回房。



        “嬷嬷,若媚,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不用守夜。”



        原主那个蠢货会着道,她可不会轻易着了那些人的道。



        更何况,她堂堂二十三世纪的鬼医,也应该将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都捡起来了。



        只有那样,在这片世界,她才能拥有自保的能力。



        “小姐。”余嬷嬷有些担忧,毕竟昨晚才出了那样的事情,谁知道杨家人的会不会丧心病狂地,再次对小姐出手?



        “你们不是在附近嘛?再说了,小姐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她留下一语,转身关上房门。



        余嬷嬷与若媚相视一眼,轻声道:“咱们轮着守夜,老奴守上半夜,你守后半夜?”



        若媚也压着声音:“嬷嬷,你去休息吧,奴婢一个人就可以。”



        余嬷嬷将她推走:“听我的,你先去休息,后半夜来替我。”



        若媚没办法,只好下去休息。



        沈菁茹听到外面两人的聊天了,微微摇头,也没有再理会。



        刚睡醒一觉,她现在倒是不困,而是坐回床上,打坐呼吸。



        她前世身为闻名世界,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鬼医,凭的是出神入化的鬼门十三针。



        这门针法能生死人肉白骨,玄妙之处却在于以气御针。



        在后世,气已经成为很玄妙的事情,能修炼出气的人少之又少,很多各种各样的骗子招摇撞骗,但并不是说没有。



        在这个时代,相信修炼出内力轻功的高手,大有人在。



        她想要拥有自保之力,就需要重新修炼出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