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攀咬

        天亮后,沈菁茹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虽然一夜没睡,却没有半丝疲惫。



        想她以前经常因为制毒炼丹,十天半个月不睡也不会觉得疲惫。



        “小姐,你醒了吗?”外面的余嬷嬷听到声音,轻轻问道。



        “嗯,我醒了。”她开门走出去,抬头看着远处的大山,心中一片平静。



        等解决了这桩婚姻后,她便离开这里,以后天高海阔任她畅游。



        余嬷嬷很快给她弄来水洗漱,又去灶房弄食物。



        沈菁茹跟着走过来,她想自己亲自弄些早餐。



        “嬷嬷,给我拿些白面鸡蛋过来,再去掐点香葱过来。”



        她准备烙几个葱香鸡蛋饼,已经很久没有吃了,怪想念的。



        余嬷嬷应声,赶紧去拿。



        沈菁茹还没有走进小灶房,就从这边窜出一道身影,直往她扑来。



        “小姐,你救救奴婢啊,余嬷嬷她要公报私仇,暗害奴婢啊。”



        若梅跪在沈菁茹面前,伸手想要来抱她的大腿。



        沈菁茹往后退了一大步,远离她,微微挑眉:“若梅?”



        如果她没有记错,余嬷嬷说已经将她关在柴房了。



        杨家的人将她放了?



        若梅继续扑过来抱大腿:“小姐,你可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嬷嬷她上次偷拿了小姐的一株金簪,被奴婢看到,所以一直对奴婢怀恨在心。”



        “她竟是公报私仇,要把奴婢发卖到那些地方去。”



        余嬷嬷刚好拿了面粉与鸡蛋回来,听到若梅如此污蔑她,气得她心肝肺都疼。



        她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旁边的若媚,冲过去一巴掌打在若梅的脸上。



        “贱丫头,你竟敢诬蔑老奴,谁给你的胆子?”



        杨家不少人都凑近来看热闹,杨明礼就在人群中,等着看沈菁茹出丑。



        虽说沈菁茹给了他们富裕的生活,可在他们看来,她既然嫁进杨家,自然也该以夫家为天。



        可她却停发他们的月钱,还将下人全部遣散,更是逼他们自己做吃,这件事他们怎么也不能忍。



        身为杨家妇,却不为杨家着想,这样的女人,要来何用?



        若梅被打了一巴掌,更怒了。



        大家同为奴婢,余嬷嬷凭什么就高人一等?



        但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绕过她又向沈菁茹扑去。



        “小姐,奴婢自小跟在你身边,与你一起长大,求你念念旧情,救奴婢一命吧。”



        她扑得很有技巧,都是去拉扯沈菁茹的衣服,想要露出她身上的青紫痕迹。



        沈菁茹看穿她的心思,眼底冷光骤射,直接抬脚,一脚将她踢倒在地上。



        “让程大哥把她送走。”她的声音冷下来,这样叛主的奴婢,她也懒得再做表面功夫。



        余嬷嬷连忙上前,将若梅给按住,扭着她就要往外面走去。



        若梅疯狂挣扎,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对赶过来的杨老头大声叫嚷。



        “杨老爷,小姐前夜与人鬼混被奴婢看到,要杀奴婢灭口啊,你救救奴婢吧。”



        这件事就是杨家人一手指导,只是后来的反转太快太大,以至于他们后面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现在听到若梅这话,一个个皆双眼放亮,却故作沉痛开口。



        “若梅,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可有什么证据?”



        若梅是沈菁茹的陪嫁丫头,她所说的话是很有份量的。



        但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就拿捏不住沈菁茹。



        余嬷嬷气得倒昂,再次一个耳光狠狠甩到她脸上。



        “贱婢,枉费小姐平时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如此攀咬小姐,白眼狼。”



        若梅捂着脸,双眼愤怒地瞪着余嬷嬷。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唯有将沈菁茹攀咬出来,她或许还能好过。



        想到此,她暗暗咬牙,别过眼去不敢看沈菁茹。



        “老太爷不妨让人查看小姐身上,她身上肯定还有很多青紫痕迹。”



        “呵!”沈菁茹冷笑:“本小姐倒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身边竟然养了一头白眼狼。”



        “只是,凭着一个叛主的奴婢,有什么资格给本小姐验伤?”



        若梅听到她的话,身躯颤抖了一下,她也发现如今的小姐完全不一样了。



        可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必须要自救。



        “小姐,你就不要再挣扎了,奴婢亲自看到你与男人鬼混,奴婢只是不忍小姐一错再错,才会揭发小姐。”



        “小姐不敢验身,便证明奴婢所说皆是真的,姑爷回来,也会以你为耻。”



        “哪怕你现在不肯验身,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以后也再难洗清白。”



        她之所以敢如此,也是断定了沈菁茹肯定要按她所说的来做。



        否则过了几天,她就算脱了衣服,也没有人会相信她的清白之身。



        哪怕她此时强势镇压,以后也会一辈子被人指点。



        二房的女人也阴阳怪气地开口:“沈氏,你婢女说的都是真的吧?她平时可都是贴身跟着你的,没有谁比她更懂你了。”



        三房的女人也接上话:“明浩现在怎么说也是一名候爷了,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妻子不贞?”



        “什么妻子?就算是贱妾都抬举她了。”



        杨老头也看着沈菁茹,声音却平静了不少。



        “沈氏,老头子知道,这些年来杨家多亏了你,但明浩现在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你身为她的妻子,自然也不能传出任何不好的名声。”



        “老头子作主,让何氏与李氏,为你验身,以证你清白,如何?”



        沈菁茹勾唇,这些人还真是不死心呢。



        “也好,为了自证清白,确实是需要让人看看。”



        “不过,我可一点也不相信两位婶子,还是去村长家请人吧。”



        村长的老婆行事比村长更通透,肯定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杨家人想要往她身上泼脏水,也要看她同意不同意。



        杨老头见她同意验身,便让人去村长家请人。



        若梅与杨明礼的心,在这一刻都乱跳起来。



        她如此自然就同意让验身,莫非,真的是他们错了?



        只是,事已至此,他们都没有退路,唯有此路可走。



        很快,村长夫妻,还有数名在村里有些声望的妇人都被叫来。



        听闻这样的事情,一个个也是双眼微闪,看向沈菁茹。



        “沈氏,这……大家也都是为了你好,你也别放在心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