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准备转移

        该死”一身冷戾之气的暗卫统领莫乔冷声低喝,然而此时说那些都没用。



        他看向刚才进来的黑衣人:“小五,那天晚上的女人,如何了?”



        听他问起那天晚上的女人,小五只觉一脸晦气。



        “大哥,别提了,那天晚上我们撤了后,又被一个傻子钻了空子,名声败坏,真是晦气。”



        小五满脸晦气地说道,只要想到自己打听来的消息,还有当时看到的杨明雪的样子,他都觉得恶心。



        更别说主子如果醒来,得知此事后会是什么心情了。



        “到底怎么回事?”众人皆皱眉看着他。



        小五只好将他在杨家村打听到的事情都说出来,众人听了,也觉得晦气。



        “这件事就不必告诉主子。”莫乔当即下命令:“那晚的事情,就此打住,以后谁也不得在主子面前提起。”



        冷祁远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即刻启程回京,同时,所有人都抓紧时间寻找血灵花。”



        众人皆轻颤,小五问道:“冷公子,如果没有血灵花,主子会如何?”



        冷祁远沉默了一会,才凝声道:“双腿,不利于行。”



        众人都明白了,所谓的不利于行,也只是说得好听。



        说白了,就是以后双腿都残了。



        骄傲如主子,他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



        “小姐,我们去哪里?”若媚跟在沈菁茹身边,轻轻问道。



        “随便走走。”沈菁茹淡淡道。



        既然准备要离开这里,原主的这些产业,自然也是要挪走的。



        作坊里做工的村民多是青壮年,也有些力气大的妇人。



        平时作坊都是程辉带他的人在管理,村民们没有哪个敢偷工耍滑。



        大家都认真干活,和土,做土坯,雕刻,烧窑等,每一个步骤都分开来作业。



        原主在感情上是个恋爱脑,但在做生意上,却真的是人才。



        作坊里烧出来的窑也多种多样,上面的花样,彩釉等,样样都是精致的上等货。



        雕刻与上色彩釉等,这两门可是专门请来的技术人员,当时也从村子里招收了两名学徒。



        她要将作坊转移走,她请的技术师傅肯定要跟着一起走的,至于那些学徒,要跟着走她也欢迎,不愿意走她也不勉强。



        如果说她搬走后,他们自己想要将一个作坊撑起来?



        那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当初的进货出货渠道全部握在原主手里,就算是他们有渠道,也没有那么多的本钱。



        而且,几名雕刻或者上色的学徒,每个人负责的也只是一小部分,根本就没法自己独立完成一件作品。



        这些倒不是原主的安排,而是师傅们自己的意思。



        不管哪个行业,都存在着一个思想,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特别是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思想更严重。



        所以,三五年时间就想学到真正手艺的人,几乎没有。



        这也让沈菁茹想要转移作坊,不需要顾忌太多。



        “程大哥呢?”沈菁茹问跟在身边的男子,那是程辉最好的兄弟,名叫刘三洪。



        “小姐,程大哥一大早带着栓子往县城去了,说是找合适的地方。”



        刘三洪小声说道:“程大哥看了两处,都不满意,今天说有一处还挺不错的,如果他看合适了,肯定会叫小姐去看的。”



        这些人对沈菁茹是由衷的佩服与臣服,认她为主。



        沈菁茹微微点头,淡淡道:“程大哥回来后,你让他去找我。”



        说着,她往外面走去。



        刘三洪亲自送她走到外面,沈菁茹停下来,轻轻道:“那些完成的货物,尽快交货。”



        虽然她有空间,不怕这些东西搬不走。



        不过,空间她是不会轻易暴露的,为了后面搬家的时候方便,先将货物交了为好。



        刘三洪点头应下,称会尽快让对方上门拉货。



        沈菁茹又往田垌那边走去。



        当初原主抱着带领大家一起致富的决心,花了大价钱收购了村子里的大多数田地。



        按理说,田地是百姓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一般百姓是不舍得把田地全部卖掉的。



        但谁让沈菁茹有钱呢?



        她给出比市价高一倍的价格收购这些田地,然后再出每月五百文的月银,请村民帮忙耕种。



        要知道,平时一年下来的收入,交了赋税后,留够一家人的口粮后,剩下的也卖不了几个钱。



        村民们虽然不缺吃的,却也没有什么存银,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



        而沈菁茹将田地收去后,除了初时的一大笔银两,后面每家每个月还有月银拿。



        村民们的生活能过好,还不必再承担生产种植的各种风险。



        初时有些村民还不舍得卖的,但第二年发生了旱灾,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



        卖了田地的村民不需要承担这种风险,田里要忙的时候干活就行,每个月还有月银,家里的生活不受影响,还有余钱存起来。



        那时候,剩下的村民都找上沈菁茹,将家里的田地都给卖了大半。



        也有少数人还给自己留了少许的,剩下的便是那些与杨家不对付的了。



        像小杨柳那些,都是被杨柳氏趁机报复,不允许沈菁茹收她们田地的。



        村子里的贫富差距就这样拉开了。



        杨家村有一条溪流从山脚穿过,这条溪流,也是全村人灌溉田地的水源。



        那年旱灾的时候,溪里的水也几乎枯竭,才造成大家损失极大。



        村子里有简陋的水车可以灌溉,但水车的运转,是要在有水的情况下。



        此时溪里水流就很足,有村民守在溪边,踩着水车将水往上车去,再分流进每块田里。



        田里快要收成了,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太多的水,灌溉也会轻松很多。



        也有些村民在田垌行走观察,小心谨慎。



        虽然他们是拿月银了,但如果收成太少,也不好交代。



        这个时候,正是蛇鼠出现最多的时候,稍有不慎,红薯等就能被挖个透空。



        沈菁茹站在一处竹林的阴凉处,看着这大片的田地,双眼微眯。



        原主脑海里还有很多做生意的门道,之所以在农业上下功夫,是为了带领村民走上致富之路。



        收购田地花了大价钱不说,后来每个月的月银,就是一大笔开销。



        农田里的收入,与这些开销根本不成正比。



        全部都是原主垫了银钱在养这个村子的人。



        可她的付出,却招来了背叛。



        “沈氏?你在这里做什么?”村长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