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擦身而过

        去吧,我没事。”沈菁茹打发她们离开。



        若媚出去的时候,让琼花与梨花进来伺候。



        两女皆是十三四岁的少女,瘦瘦小小的,胆子很小,头都不敢抬。



        沈菁茹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说话,静静地吃完饭后,让她们收拾下去。



        很快,程辉过来找她。



        昨天说好了,今天要带她往别处去看作坊的新地。



        沈菁茹带上琼花坐上马车出去,留下梨花在府里看家。



        杨家众人也是半宿没睡,直到天色朦胧了才迷糊睡着。



        一觉睡到近午时才醒来,肚子饿得咕咕叫,结果却没有吃的。



        这才想起,他们已经由原来的老爷夫人,重新被打回原形。



        想吃?自己动手。



        吩咐媳妇去做饭,杨家的十多个男子都聚在老头子的房里。



        老头子已经醒来,只是,躺在床上,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萎靡了很多。



        看到儿子孙子进来,他也只是抬了抬沉重的眼皮,很快又耷拉下来。



        “爹,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些了?”杨志拉过椅子,坐在老爷子床前,关切地问道。



        老头子轻喘粗气,语气不振:“沈氏呢?让她拿参片出来。”



        他已经习惯了不舒服的时候服下老参片,精气神很快就能恢复。



        这样有气无力的感觉,他实在不喜也不舒服。



        杨志咬牙切齿,想起昨夜沈氏的姿态,心中更是气怒阴沉。



        “爹,沈氏说手里没有参片了。”



        杨家老二连忙说道:“她分明就不乐意拿出来给爹你补身体,等明浩回来,定然要好好惩罚她才行。”



        曾经的优渥生活,仿佛过眼云烟,让他们想抓都抓不住。



        这种感觉,谁也受不了,也更心烦气躁,对于沈菁茹,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然而,再恨,他们现在也暂时拿她没办法。



        拿孝道压她?她现在诡异得很,一张嘴也牙尖嘴利,事事处处都让他们拿捏不到错处。



        更何况,杨家的钱财,都在沈菁茹的手里,偏生她手下也有一些人,他们连强硬的手段也不敢用。



        否则,程辉那样的混混无赖,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杨老头气得胸口急剧起伏,此时的他也失去了前两天的冷静,变得满身戾气。



        “那个贱人,真以为我们拿她没有办法吗?去,把她给叫过来,如果她敢不来,对外宣杨她不孝,待明浩回来,一纸休书把她休回家去。”



        杨志等人非但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反而是一脸认同。



        如果不是杨老爷子压着,他们早就想这样对沈菁茹了。



        哪怕她打着为杨明浩好的名义,也不该克制他们的吃穿用度。



        很快,有人前往沈菁茹的院子找人,却被告之,她一大早就往县上去了。



        “爹,你放心吧,那个贱人肯定是前往县上给你买参片了。”



        “就是,一个贱骨头,还以为她有多硬的骨气呢,爹开口,她还不是乖乖服贴?”



        杨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沈菁茹往死里骂。



        当然,也是沈菁茹没有在这里,他们才敢如此嚣张。



        老头子脸上也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哑声道:“你们派人去县衙打听一下,明浩回到哪里了?”



        还是要杨明浩回来,才能彻底将沈菁茹压得服贴。



        至于说他的那个未婚妻?那些事情现在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被杨家众人认为正在为老爷子购买续命参片的沈菁茹,此时跟着程辉来到县上,往郊外程辉看上的那块地驶去。



        与此同时,从县上也有一队马车队缓缓驶出,这队马车队不小,却很低调。



        与沈菁茹她们,几乎是一前一后。



        察觉到身后的马车队,沈菁茹探头看了两眼,对程辉道:“程大哥,往侧边走,让他们车队先过去。”



        她只是一眼就看出这些人非同一般,几乎个个都是高手。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这些事都与她无关,没必要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程辉连忙点头,他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盛大的车队,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连忙将马车靠侧缓慢行驶,不时小心翼翼地观看,怕不小心蹭碰到对方徒惹麻烦。



        小五经过的时候,多看了程辉两眼,他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小子,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在程辉旁边坐着的小丫鬟倒是眼生得很,再往马车凝了一眼,看不清楚车内人的面容,便打马经过。



        直到一行人远去,沈菁茹也没有再掀起车帘多看一眼,只是闭目养神。



        程辉看上的地块,在丰宁县与罗化县之间,位置挺好,靠近大道,却是一片荒地。



        “小姐,这块地其实是属于罗化县的,离我们那边远了点儿,但我找人看过了,说这里的风水不错,修建作坊肯定能顺利。”



        程辉跟在她身边,将自己打听到的一切都说出来。



        沈菁茹没有说话,一边慢慢走,一边感应周围的气。



        这里地埋位置确实开阔,背靠大山,做买卖办作坊确实合适。



        “随我四处走走。”她抬脚,往山脚边走去。



        程辉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好赶着马车跟上。



        但马车却没法进山,沈菁茹道:“程大哥,你们留在这里,我往上去看看,很快回来。”



        “小姐,这边山上平时极少人上去,山上只怕会有猛兽,甚至毒虫蛇蚁之类的也不会少,要不,还是算了吧?”



        “我没事,只是走走,很快出来的。”沈菁茹不为所动,让两人留在山脚下,她自己往山里走去。



        离开两人的视线后,她加快了速度。



        前世她也是武功高强的高手,但这具身体的体质很弱。



        她刚来到也没几天,还做不到高手那样飞檐走壁。



        但以她的手段,就算有毒虫蛇蚁又如何?还不是给她送菜来的?



        手中拿着一把锄头,生生砍出一条路来,不时挖两下地上的泥土,看其土质。



        随后,她加快速度往上,鼻翼不时耸动,很快在另一个方向茂密的枯丛林中间,发现了她想要的东西。



        中间有一小片空地,四周的丛林枯萎,正中间是一株摇曳的植物,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不过,这股幽香很淡,一般人闻不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