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姑奶奶

        沈菁茹回身看向山脚下,目测大约有三百米高度了。



        这里竟然能发现百年份的山参,可真是运气。



        刚才在山脚下,她就隐隐从风中闻到些许味道,这才坚持上来看看。



        左右看看,手中拿出药铲,缓缓走近山参。



        “嗖!”



        一道破空声响起,金黄色的箭矢闪电般射向她。



        她右手抬起,两指轻松将其捏住,低喝道:“别动,否则捏死你。”



        区区一条蛇也敢来偷袭她?



        她捏着的可是蛇的七寸,只要它敢动一下,必死无疑。



        “咝咝!”



        黄金蛇约莫有成人食指粗细,颜色特别艳,冲她咝咝地吐着蛇信子。



        “倒也还不错,剧毒,暂时先留你一命,等本小姐需要毒囊了再找你。”



        沈菁茹嘀咕了一声,将它丢进空间里。



        在她的空间里,不管它藏到哪里,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随后,她手中出现一瓶药粉,往四周撒了些,才蹲下身子挖山参。



        像这种百年份以上的药材,都略有些灵性,也会吸引来一些灵物守护。



        那条黄金蛇就是守护这株山参的灵物。



        这枝山参应该是刚达到百年的时间还不长,所以周围之前是很多植物的,直到最近才渐渐枯死,养分都被它夺去了。



        说起挖药材,沈菁茹那是手到擒来,熟悉到骨子里的动作。



        哪怕山参的根须发达,也被她一个人花了半个时辰,根须不损地挖出来了。



        移种到空间里,她满意地看着里面的一片药材。



        那些药材都是她前世从世界各地搜罗来的各种药材与毒药,几乎囊括了后世的所有。



        不过,在后世,受到各种工业的影响,很多药材都已经消失。



        来到这片世界,待她处理了这桩婚姻后,她要四处走走,寻找更多的药材与毒药。



        下山的速度就更快了,到了山脚下,她除了鞋底沾染了些泥土与枯叶,再没有别的。



        “这山上的土也还能用,就定在这里吧。”



        她对着急等待的程辉淡淡道,仿佛刚才上山那么久,就是为了看土质是否能用。



        听她说这里可以,程辉很欣喜,这是主子对他的认可。



        “小姐,那我们,现在回去吗?”



        太阳已经偏西了,午饭都还没吃呢。



        “嗯。”沈菁茹淡淡应声,爬上马车。



        琼花悄悄看她,也小心地跟上车,在程辉旁边坐下。



        刚进家门,小厮就小声提醒:“小姐,姑奶奶她们回来了。”



        沈菁茹挑眉,姑奶奶是杨明浩的两个姑姑与她的两位姑子吧?



        那几位的生活当年也不好过,但这几年沾染了原主的福,也过得风生水起。



        不时回来打秋风,原主都是默许的。



        不过,她可不是原主,能打她秋风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程辉将马车停好,赶到她面前:“小姐,可要我做什么?”



        “嗯,带几个兄弟过来吧。”虽然她也有实力镇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的实力,怎么也得等那个渣男回来了再飙,不是吗?



        程辉应声,赶紧出去。



        沈菁茹带着琼花往自己的院子回去,余嬷嬷与若媚听到声音,赶紧迎出来。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没事吧?”



        小姐出去快一天了,她们都担心她会不会遇上什么事。



        “家里出什么事了?”她一边往屋里走去,一边淡淡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老爷子那边派人来问了好几次,想要老参片。”



        若媚小声道:“几位姑奶奶都回来了,也来找了你几次,都被我们挡回来了。”



        “但她们都没有离开,显然是想等小姐回来。”



        “嗯!”沈菁茹淡淡应声:“给我弄些吃的来。”



        快一天了,又爬了山,这具身体还不是那么适应,饿着了。



        余嬷嬷连忙去把准备好的食物送上来,梨花打来水给她洗手。



        她没有说话,安静地吃饭。



        只是,她想安静,杨家人却不会让她安静。



        得知她回来了,几名中青年妇人相约一起走来。



        “沈氏,你这一天都去哪里了?赶紧把老参片拿出来,爹一直在等着呢。”



        李杨氏,也是杨志的姐姐,进来就命令似的开口。



        虽然这几年她们都沾染了沈菁茹的光过上了好日子,但那些,在她们眼里,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没有人把她放在心上,不过是她们杨家的工具人,只要她们开口,她还不得巴巴地将钱财捧到她们面前?



        青年妇人也是抬手,轻撩了下发髻,淡淡道:“嫂嫂,哪家妇人像你这样,出门就是一整天的?”



        “我哥现在的身份地位不同,你可不能在外面坏了我哥的名声。”



        沈菁茹头也不抬,淡定地吃着自己的饭菜。



        几人等了一会,没见沈菁茹像以往一样笑着迎上来,顿时脸色都不好了。



        今天回来后,虽然也听说她变了不少,但她们谁都不愿意相信。



        这个贱人,可是她们的财神爷。



        财神爷要走,问过她们没有?



        “喂,沈氏,与你说话呢?聋了吗?”李杨氏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沈菁茹,嚣张叫骂。



        “嬷嬷,看看程管事可回来了?”沈菁茹头也不抬,只淡淡对余嬷嬷道。



        “小姐,来了。”程辉的声音适时传进来。



        “很好,把她们全部打出去。”



        沈菁茹总算抬头,看见几人头上的珠宝,又道:“她们身上的珠宝,都是从本小姐这里偷的,都还回来吧。”



        几女还没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程辉已经带人冲上来,直接将人架住。



        程辉与余嬷嬷,若媚亲自上手,将她们头上,身上的贵重珠宝全部撸下来。



        “啊啊啊,你们要干什么?”



        “沈氏,你疯了吗?我们可是你姑姑。”



        “嫂嫂,你不怕我哥回来休了你吗?”



        “你这个贱人,怎么敢?”



        “那是我的珍珠步摇,还给我。”



        院子里闹成一团,沈菁茹也放下手里的筷子,撑着下巴,淡淡地看着外面的闹剧。



        这些人吃她的用她的,还敢对她颐指气使,她可不是原主,做不到那样的以德报怨。



        她是有仇报仇,没仇也能掐出仇来的鬼医。



        招惹了她的,不付出代价,如何能行?



        几个女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撸干净,就差连衣服都要剥了。



        此时的几人,哪里还有刚才的神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