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接连晕倒

        砰!”



        院子的大门被关上,几个女人踉跄着几下才互相搀扶着站稳,看着紧闭的大门,迟迟回不过神来。



        她们,竟然被沈菁茹让人丢出来了?



        不但把她们丢出来了,还把她们身上的珠宝都抢走了?



        谁给她的胆子,让她这样对她们的?



        “沈氏,你这个贱人,给我开门。”李杨氏回过神来,疯了似的拍打院门。



        她这次回娘家,是因为听说侄儿当了官,她回来打秋风来的。



        现在秋风还没有打上,自己带回来充面子的珠宝,却被人夺了去,她回家后要怎么向婆母交代?



        其余三人也是迟迟回不过神来,随后哭着往后院跑去。



        她们要去找爹为她们讨回公道。



        李杨氏见妹妹与侄女都走了,咒骂了一会后才跟着离开。



        杨老头一天下来,吃饭都没有滋味。



        以前的饭菜都是精品,是沈菁茹高价请回来的厨子。



        现在厨子被辞退,他的饭菜是老二媳妇做的,简直是喂猪都不会吃。



        昨晚受到惊吓,虽然喝了药,可精神仍然不好,一天都无精打采,就等沈菁茹回来,给他带回老参片。



        可他没有等来老参片,却等来四个狼狈的女人愤怒的指责与咒骂。



        他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双眼一一从四个女人身上掠过。



        她们刚才有多富贵惊艳,现在就有多狼狈。



        “爹,你要为我们做主啊,那个贱人,她现在无法无天了。”



        “我们让她给你拿老参片,她不但不给,还诅咒你早点……”



        “你看看我们,竟诬陷我们偷她的珠宝,将我们身上的东西全部抢去。”



        “我们杨家到底是娶的媳妇,还是娶的强盗啊?有她这样当人媳妇的吗?”



        四人不遗余力的哭骂,吵得杨老头的脑袋瓜子嗡嗡直响。



        他双眼发直,浑身哆嗦,竟是被气得又晕了过去。



        “爹!”



        “爷爷,你别吓我们。”



        “快,去请孙郎中。”



        听说去请孙郎中,闹哄的房间里竟是安静下来。



        昨晚请孙郎中,拿药,可都是去请的两人出的银钱。



        他们今天想找沈菁茹报销,却找不到人,那两个下人贱婢更是不肯同意,非要沈菁茹同意了才肯给钱。



        但看沈菁茹现在的样子,估计是不会给他们报销了。



        也就是说,给老爷子请郎中,去请的人要自掏腰包,这谁愿意啊?



        “昨晚孙郎中好像说,掐人中就能醒来?”



        在这一刻的寂静中,一道声音小心响起。



        也没有人去看是谁在说,反正杨志上前,伸手去掐老头子的人中。



        果然,不多大一会儿,老头子被掐醒了。



        他刚才虽然晕了,也还有些意识,醒来后再看到这一大屋子的子孙,只觉得无比讽刺。



        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他的优渥生活,全部都是靠一个女人给的。



        有钱,儿孝孙顺,福寿满堂。



        没钱,儿孙都是摆设。



        他双眼无神,恹恹地问了一句:“明浩,什么时候能回来?”



        听他提到杨明浩,所有人又提起精神来。



        对啊,只要杨明浩回来,沈氏还不得乖乖服贴?



        杨明浩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位侯爷,还带回来皇上赐婚的未婚妻,身边怎么可能没有跟着人?



        只要他带人回来,哪怕是强势,也要把那个贱人收拾了。



        之前还想用名声来压她当妾,现在她不孝不敬,这样的女子,将她贬为妾都是给她面子了。



        “爷爷,我今天从县令那里打听到了,明浩他们最快明天傍晚,最迟后天上午也能到了。”



        老头子疲惫地闭上眼睛,无力地挥手。



        众人都不敢说话,悄悄退出去。



        有了四个外嫁女被强行抢走珠宝,还被丢出来的事实后,谁也没敢再往沈菁茹那里去找不自在。



        但每一个杨家人,都在心里暗暗期待与发狠。



        等杨明浩回来后,定然要让沈菁茹好看。



        夜晚,如昨夜一样,杨家内宅里,又开始鬼火飘飘,甚至还专门从杨老头打开的窗子飘进去。



        老头子睡得迷糊间,睁眼看到绿色的火焰往床前飘来,直直吓得两眼翻白,再次晕死过去。



        眼看着鬼火要往床上飘去了,    此时却是一股微风轻轻拂过,将那鬼火往窗外吹去。



        沈菁茹从另一边窗户翻身进来,站在床边,看着被吓晕过去的老头子,暗自撇嘴。



        她只是使了些许计谋吓唬他们罢了,还没有给他们下毒,已经是心慈手软了。



        抬手将头上的发簪拿下来,披散着头发,再弯腰,用手中的发簪往老头上身上几个穴位刺激了两下。



        一连昏迷了几次,可别杨明浩还没有回来他就嗝屁了,那可就没有玩头了。



        老头子缓缓醒来,想起什么,连忙睁开眼睛,一下子看到床前站着一道披头散发的影子。



        那影子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簪子,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醒来,扬起簪子朝他刺下。



        老头子吓得不轻,求生的本能欲望让他一个翻滚,往床里侧滚去,嘴里发出惊恐的尖叫。



        沈菁茹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快速往窗户掠去,跳窗而出。



        这一幕,落在老头子眼里,就变成那道身影从窗口飘出去了。



        他不知道想起什么害怕的事情,再听着外面吵闹的尖叫声,双眼翻白,身下冒出一滩黄白之物,再次晕死过去。



        沈菁茹却是没有再回头。



        她对自己的医术很有把握,杨老头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既然死不了,受些折磨也是好的,算是为原主的冤魂报仇吧。



        杨家后宅又是一宿没睡,直到鬼火飘走,也没人敢睡了。



        等到天明后,疲惫不堪的杨志兄弟三个才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昨晚他们听到老爷子的尖叫声了,但那时候的他们都自顾不闲,哪里还顾得上他?



        刚走进房间,就闻到里面的异味,兄弟三人快速走到床边,看到这一幕,都脸色变了变。



        老头子并没有睡在他平时睡的地方,而是滚到里侧了,也没有盖被子。



        床上传出屎尿的恶臭味,老头子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呼吸一样。



        杨志连忙爬上床,伸手探去,发现还有些微弱的气息。



        “快,赶紧请孙郎中过来,老二,你过来帮忙,把爹收拾一下。”



        他骇得不轻,连忙吩咐两个弟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