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安排

        若媚担心地看向沈菁茹:“小姐,要不,我们去县上看大夫吧,你的脸色真的好差。”



        她之前也听到小姐与二房三房的人说的话了,心中更是七上八下。



        难道小姐真的被人害了?



        沈菁茹坐直身体,自己下床走到桌边,淡淡道:“看什么大夫?小姐我饿了,去给我弄点吃的来吧。”



        她自己下的药,自己心里有数,不过是看着病得重,都是迷惑杨家那些人的。



        她还真怕杨家那些人为了讨好她,等杨明浩回来了,让他来她房里。



        更不想到县上去迎接那个渣男,这才称病躲过去。



        若媚见她脸色仍然苍白,人却自己下床走到桌边坐下了,一时间瞪大眼睛。



        “小姐,这……”



        沈菁茹睨了她一眼,她瞬间闭嘴,快速走出去。



        很快,她与余嬷嬷一起,将食物送进来。



        “你们也坐下来陪我一起吃点。”



        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她有些无味,让两人也坐下。



        俩人都不同意,又被她瞪眼睛,这才赶紧坐下。



        在她面前,两人都吃得不多,更多的是悄悄看她的表情。



        “我没事,不过是迷惑他们的罢了。”沈菁茹淡淡地说了一句。



        两人才暗暗松一口气,很想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却又不敢问。



        这段时间,小姐的威严越来越盛,她们似乎,不敢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但听说她没事,是装病的,两人也自然了不少,陪着一起吃了些粥点。



        “那些人回来后,你们可别露出底细了。”沈菁茹一边轻轻擦嘴,一边淡淡道。



        “小姐放心。”两人都连忙应下。



        “如果他们回来,杨明浩要来看我,你们就说我病着,怕过病气给他,让他别来了。”



        沈菁茹交代道,演戏要演全套了,休夫一事也不着急。



        “明白。”两人连忙应声,虽然是担心的,却没敢再多问。



        “告诉程大哥,明晚开始,又可以开始了,但要小心些。”



        杨明浩那个渣男回来肯定不会是只身两人回来,肯定带了侍卫。



        就是不知道那些侍卫的身手如何?



        不过也没事,她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派人上山一趟,告诉杨柳氏,她的好儿子回来了。”



        这么大的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杨柳氏这位榜眼的亲娘?



        还有杨明雪,这段时间可是同样被锁起来的,否则怎么可能那么安静?



        “杨明雪那边也不要忘记了。”



        若媚应声,赶紧去找程辉。



        余嬷嬷有些担心地问道:“小姐,如果姑爷回来,要求拿东西怎么办?”



        “库房钥匙交给我吧,他们谁要拿东西,让他们来找我便行。”



        余嬷嬷连忙将库房的钥匙交给她,她也正是对这件事犯难。



        虽然她们一心向着沈菁茹,但对方现在怎么说也是有官号在身,她们两个奴仆,哪里敢与他对着干?



        “小姐,要不我让程管事带人,在附近守着吧。”



        沈菁茹的院子里就有下人房,但这里都是女子,程辉等男子肯定不能住进来。



        但在院墙外围,甚至暗处,却是可以的。



        “不必,他们还不敢光明正大的谋害我。”



        杨明浩怎么说现在也是个公众人物,如果他刚回家,妻子就暴毙,对他自己的名声不好。



        以后被人扒挖出来,有他罪受的。



        当然,她也不会给他那样的机会,敢上门来害她,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让余嬷嬷下去休息后,她自己去了库房里。



        库房并不在她的院子里,却离她这边不远。



        里面的东西,也全部都是原主的东西,更多的都是原主的嫁妆。



        这几年,原主也置办了不少好东西,这些好东西,以前都是任由杨家人取用的。



        她打开门进去,将一些贵重的东西先收进空间里,留了一些一般的充库房。



        从库房里出来,她慢慢踱步往后院走去,他们给杨明浩,或者说给那丞相千金安排的院子在哪里,她早已经知道。



        那里面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毕竟为了这位丞相小姐,那些人可是把自己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



        不过,她也只是看了一遍,却没有动作。



        现在家里只有她的人在,这个时候遗失物品,不是往自己身上招惹麻烦吗?



        转了一圈后,她顿了下,往房间里不少地方都抹上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



        杨明浩不是想贬她为妾,再娶高枝吗?



        如果他自己不行,她倒要看看他还怎么娶高枝。



        回到自己房间里,她躺在床上,开始淡定地装病。



        另一边,众人顶着大太阳,在县门外守候了半天,晒得头晕眼花,一些老人双腿直打颤,却又不敢哼声。



        直到午时后,探哨的侍卫才拍马赶回来。



        “到了,马上到了,杨大人到了。”



        原本病恹恹的众人连忙打起精神,一些站不稳的,也赶紧让人扶着,引颈长望。



        终于,在官道上,远远出现了一队车队,众人只能看到最前面的高头大马开路。



        慢慢近了,是一辆极尽奢华的巨大马车,马车富丽堂皇,与这有些破落的丰宁县格格不入。



        “下官方德耀带领全县人民,恭迎杨大人归来。”



        方县令也一把年纪了,却当先带人先跪下去。



        皇上亲封的侯爷呢,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县令敢拿乔的。



        县衙的大小官员,员外富商等,也纷纷跟着下跪。



        众人都纷纷跟着下跪,乌压压一片。



        杨明浩坐在高头大马身上,居高临下地扫过众人,之后才翻身下马,亲自走到县令面前,伸手将他扶起来。



        “方大人赶紧起来,你可是我们的父母官,怎可对小辈下跪?”



        随后,他才看向众人,淡淡道:“都起来吧。”



        “谢侯爷。”方县令连忙场声道谢。



        是的,如果杨明浩只是榜眼,哪怕被封了官,官职也不会比他高多少,他最多行官场礼即可,不必下跪。



        但他现在不只是榜眼,还是圣上亲封的侯爷,这就不一样了。



        侯爷呢,这可是爵位,甚至以后还可以世袭,对于乡下人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从他治下的县里走出这么一位大官,他脸上也是有光的。



        对杨明浩多讨好些,后面他一句话,他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到更大,更富奢的地方当官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