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休夫书

        杨郎?”宋雅婷被撩得火烧火燎的,浑身不得劲。



        她体内的火还没有熄灭啊,不由得睁开迷雾似的双眼,如痴如醉地看向他。



        杨明浩有些尴尬,最后退出来,用手与嘴,硬是把她给服侍舒服了,自己才能解脱。



        回过神来,宋雅婷的脸色有些难看:“杨郎,这是怎么回事?”



        她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从前却听嬷嬷与姐姐说过。



        真正的男人,绝对不是这样的。



        杨明浩自己也尴尬,脸色难看。



        不过,他此时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不行的。



        “婷婷,可能是刚才鬼火出现,受了些惊吓,明晚定然好好照顾你。”



        宋雅婷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伏在他怀里,很快沉沉睡去。



        杨明浩也不是太在意,想来也是连日来赶路,加上受到鬼火的刺激惊吓,所以才会疲软。



        他却不知道,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要说起来,沈菁茹也是坏,没有下重药,让他直接不行。



        而是下了轻微的药,让他慢慢不行。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吧?



        沈菁茹一夜好眠,完全不受杨家这些事情影响。



        她原本是让程辉等今天晚上再开始行动的,结果那小子说看杨明浩很不爽。



        所以,入睡前来请求她的意见,想要行动。



        沈菁茹也没有拒绝,又给了他一些迷魂粉,教他怎么使用,这才有了昨夜的一幕。



        她前世身为鬼医,炼制的毒,至今还无人能解。



        虽然只是轻微的致幻药粉,想来效果不会太差。



        “小姐。”一大早,程辉便兴奋地在外面拍门。



        余嬷嬷也起了个大早,昨晚的闹腾,她其实也是听到了的。



        不过,因为知道了内幕,她们反倒不是那么害怕了。



        听到程辉的声音,她连忙过去开门。



        “你这臭小子,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她语带责怪,却是让他进来说话。



        程辉的声音小了些:“小姐起来了吗?”



        沈菁茹开门走出来,淡笑道:“起了。”



        程辉连忙过来,小声地将昨晚的情况,绘声绘色地向她说了一遍。



        他虽然不知道昨晚小姐给的那些药粉是什么药粉,但他知道,昨晚那些侍卫所做的事,是之前杨家众人所没有做过的。



        他昨晚就躲在暗处,将那一幕尽收眼底。



        沈菁茹笑着点头:“这事儿不宜过多,今晚再加深一下效果,然后休息两晚再来,可不能一下子把人都吓走,那就没得玩了。”



        程辉微愣了下,随后笑起来:“好咧。”



        这样带了些邪气的小姐,他感觉更接地气。



        以前的小姐,太过完美了,完美得让他心痛。



        余嬷嬷微微摇头,感觉小姐都是被程辉带坏了。



        以前的小姐,可一直都乖乖女,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小姐,今天他们,应该会来找你麻烦吧?”



        昨晚也足够杨家人告状了,杨明浩今天应该会来找小姐了吧?



        沈菁茹不在意的笑笑:“来吧,他不来,我也是要去找他的。”



        休夫的事情肯定要由她提出来,那对渣男贱女肯定不会同意的。



        所以,后面还需要扯皮呢,这中间需要的时间可不会短。



        余嬷嬷看看她,只能将心中的忧虑压下去。



        “好了,嬷嬷,别担心,赶紧趁那些人还没有起来,去给我弄些吃的来。”



        余嬷嬷只好带着琼花一起下去做吃的。



        程辉还没有离开,他压低声音道:“小姐,接下来还有什么任务没有?”



        沈菁茹失笑:“你这小子,还上瘾了不是?”



        “哼,杨家这些人都该死,这些年吃小姐的,用小姐的,却不将小姐你放在眼里。”



        程辉义愤填膺:“这点小惩罚,还是太轻了。”



        如果杨家众人听到他这话,肯定会气得扑上来生撕了他。



        他们已经吓得几个晚上没有睡好了,他竟然还说,这只是小惩罚,还太轻了?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需要你的时候会让若媚去找你的,你先回去吧。”



        程辉听到她这样说,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离开。



        他也兴奋了一夜没睡,此时还真有些困了。



        等他离开后,沈菁茹转身回房,拿出笔墨纸砚坐在桌边,书写起来。



        一封休夫书很快写好,被她放在一边晾干墨迹。



        余嬷嬷此时也将早餐送进来,看到放在一边的休夫书,心情更是复杂。



        不过,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家已经没有小姐的容身之地,倒不如离开,回到江南,她还是沈家的大小姐。



        沈菁茹不知道她所想,自己一个慢慢用过早饭后,余嬷嬷收拾离开,杨明浩过来了。



        余嬷嬷看到他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不过,她知道小姐正在等他过来,也没有拦着他,而是朝里面喊话。



        “小姐,姑爷过来了。”



        再怎么说,小姐与他,现在也还没有和离或者休夫,这表面的功夫,还是需要做。



        沈菁茹还没有回话,杨明浩已经黑着脸闯进去。



        看到女子正靠坐在贵妃椅上看书,几丝阳光从窗台晒进来,照在她身上,给她渡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不可否认,沈菁茹真的很美。



        当初他也是对她一见钟情的,只是为了让她对自己更死心塌地,才会一直隐忍没有与她同房。



        却不想,再见面,竟然会是如此尴尬的地步。



        其实,对于昨晚杨明雪说的,家人对沈菁茹的安排,他还是认同的。



        哪怕她真被别人破了身,但看在她的美貌与钱财上,他还是愿意留她在房中的。



        只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导致沈菁茹现在对杨家生了嫌屑。



        “菁茹……”他轻轻低语,走到桌边坐下,却一眼看到被放在那里的休夫书。



        仿佛凳上被安装了钉子似的,他整个人弹跳而起,双眼死死地看着那封休夫书。



        她怎么敢!



        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她怎么敢做出来?



        “沈菁茹!”短短三个字,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咬牙切齿,双眼微突,死死地瞪着沈菁茹。



        沈菁茹这才懒洋洋地动了动,这里没有外人,她也没有必要再装夫妻情深。



        更何况,她与杨家早已经势同水火,也没有必要再装。



        “看到了?看到了就签了字按下手印吧,我会即日离开,不会再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



        她的语气慵懒随意,似乎不是休夫,只是弃掉了一只养不熟的小猫小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