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出大事了

        若媚还傻傻地没有回过神来,只感觉被自己掐着的人似乎不一样。



        她探头看了下,被她制住的婢女,分明已经断了气。



        吓得她赶紧将人推开,自己快步走到沈菁茹身边,心砰砰直跳。



        沈菁茹看了她一眼,抬脚往外面走去。



        围着的侍卫一个个闪开,脸色惨白。



        最关键的是,他们连沈菁茹是如何动手的都不知道。



        不是乡下普通的妇人吗?怎么会是武林高手?



        而且,她说什么?贱奴弑主?他们什么时候弑主了?



        沈菁茹带着若媚大摇大摆地离开,回到自己的院子,丝毫不管此时的杨家乱成了一团。



        杨明浩到爷爷那里,与爷爷和父亲聊关于家里的种种事情。



        他心中其实对沈菁茹还是有爱意的,毕竟,沈菁茹长得比宋雅婷漂亮多了。



        而且,沈菁茹会赚钱,他其实是认同家人的想法,让沈氏做妾很好。



        可后面发生的事,都表明沈菁茹对杨家已经变心了,生了叛逆之心。



        更何况,那个贱人竟然想要休夫。



        到底是谁给她的胆量?



        “大哥,你快回后院去看看吧,出事了。”杨明礼匆匆走来,脸色难看,对他大叫道。



        不止杨明浩,其余的杨家众人,杨老头,杨志等,一个个都站起来。



        “出什么事了?”



        他们一边问,一边往外面走去。



        杨明礼一言难尽:“你去看看吧。”



        杨明浩大步往后院走去,他起床出来的时候,宋雅婷还没有起床,不会是她出事了吧?



        一行人大步往后院走去,刚走进三进后院,就闻到了血腥味。



        众人皆大惊,同时加快了脚步,看到前面围着一堆人,却谁也没有说话。



        杨明浩推开人进去,看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其中一个是丞相府的侍卫,一个是宋雅婷的婢女。



        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拔开人往房间里走去,就看到宋雅婷站在房间门口,面色苍白,眼神呆滞地看着这边。



        “婷婷,你没事吧?”



        他大步过去,将人拥进怀里:“婷婷?”



        宋雅婷还没有回过神,一来是因为沈菁茹与她说的那番‘推心置腹’的话。



        二来,是因为侍卫与婢女的死。



        沈菁茹杀人的一幕,她没有见到,也只是听侍卫们说的。



        侍卫们说,那是一名高手,他们根本没有看清,就被杀了。



        杨明浩到底娶的是什么样的女子?



        不对,他为什么要娶那样的女子?



        他既然已经娶妻,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昨晚竟然还对她那样……她以后可要怎么办?



        “婷婷?”杨明浩没有等到她的反应,也吓得不轻。



        宋雅婷如果在他家里出事,丞相不会放过她的。



        他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都还不知道。



        宋雅婷呆滞的双眼渐渐回神,呆呆地看着眼前俊秀的男子。



        “杨郎,你到底爱不爱我?”



        杨明浩一怔,连忙道:“爱!我此生只爱你一人!”



        “那她让你签休夫书,你为什么不签?如果你签了,小珠也不会死了。”



        宋雅婷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只是麻木地重复着沈菁茹的话。



        她甚至都还没有了解沈菁茹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因为之前杨明浩与她说了会休妻的,所以她也下意识以为,那是休妻书。



        但杨明浩听清楚了,他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宋雅婷。



        她竟然,竟然叫自己签了休夫书?



        她知道,一旦他签了休夫书,代表了什么吗?



        以后一旦被人翻出来,他的人生也就毁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而且,她竟然,因为一名侍卫与一名婢女,而叫他签下那份屈辱的休夫书。



        在她心里,自己身为她的男人,竟然连一个婢女与侍卫都不如。



        他抓着她手臂的手用力了很多,很紧,把宋雅婷抓痛了。



        她回过神来,用力甩开他的手,冷声质问道:“杨明浩,你要做什么?为了那个贱人,你要把我杀了吗?”



        “别忘了,你能有今天,都是靠我爹才得来的,否则你什么也不是。”



        宋雅婷下意识的质问,更是直捅杨明浩的心窝子。



        他的心紧紧地揪着,却很快冷静下来。



        “婷婷,你冷静冷静。”



        他的声音恢复了一惯的温润,轻声道:“你是我的妻,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你?”



        “可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你的脸色很不好,告诉我好不好?我为你做主。”



        不愧是能一而再地攀上高枝的男人,这反应能力,这张嘴,还真有那样的本钱。



        宋雅婷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平时是读过书,受过教育的,也很快冷静下来。



        她看看杨明浩,还是一如既往深情的眼神。



        他是爱她的。



        肯定是沈氏那个贱人故意的。



        她就是看不得她好,故意来恶心她的。



        可恶的是,她差点上当了。



        她又朝那边看了一眼,冷声道:“把他们处理了。”



        说着,她转身回房,对杨明浩道:“杨郎,你进来。”



        杨明浩跟着走进去,心情却不像表面上那么镇定。



        这才刚刚回到家,事情就一件接一件,让他哪怕再镇定,也有些接受无能。



        “杨郎,刚才沈氏来过了。”宋雅婷开门见山:“我的侍卫与婢女都是她杀的,罪名是他们要弑主。”



        她一边说,一边观看杨明浩的表情与反应。



        杨明浩一怔,下意识反驳:“怎么可能?沈氏她手无缚鸡之力,连杀鸡都不敢,她怎么敢……杀人?”



        最后两个字,他迟疑地说出口,看着宋雅婷的脸色,他连忙解释。



        “我不是为她辩解,而是,她以往给人的印象,就是那样。”



        “这事就算说出去,只怕除了我们的人,所有人都不会相信。”



        杨明浩更是想起,早上他想打沈菁茹一个耳光时,被她抓住了手。



        当时他想甩开她,竟然没有甩开。



        要知道,他虽然不是练武之人,却也是一个大男人。



        沈菁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抓得他,连还手之力也没有?



        莫非,她原来一直都在藏掘,直到这段时间才暴露出本性?



        别说,还真有可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