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逼迫

        宋雅婷现在明白,对付这个女人,不能太过直接。



        否则她真的嚷嚷出去,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死的会是他们。



        更何况,她的这些侍卫,莫名其妙地倒下,这事儿太过邪门。



        杨明浩应该对她知之甚少,或者正如他所说,这些年,她一直都在隐藏。



        所以,当下之急,她们要先把她稳住,然后再暗中查找她的错处,或者暗中下黑手,让她以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可惜此时不是在京中,否则找母亲要一些隐秘的药,也能让她不知不觉病死。



        不过不急,暂时先与她虚与蛇委,待回京后,再慢慢收拾她也不迟。



        沈菁茹直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哪只眼睛看到她对他情深了?



        不过,她今天过来,是为余嬷嬷她们报仇的。



        “就是不知,我的嬷嬷与婢女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受到那么重的处罚?”



        她将话题转到余嬷嬷两人身上,声音轻描淡写,似乎真的只是好奇。



        宋雅婷多少有些尴尬,之前是想利用四个奴婢的性命来牵制沈菁茹,让她没法反抗。



        但现在,牵制不成,反倒是她们落了下乘。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们不小心冲撞了我而已。”



        她都能以弑主的罪名,杀了她身边的奴婢与侍卫,她只是以冲撞之名,打她们一顿而已。



        扯平了。



        不过,扯平也只是她自己的想法,沈菁茹是半点也不觉得能扯平。



        沈菁茹淡淡地问道:“哦?不知道我这奴婢,是如何冲撞了妹妹的?”



        若媚连忙叫道:“小姐,我们没有!这些都是她们诬陷的。”



        宋雅婷不以为意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走路不带眼,差点将我撞倒了而已。”



        她说她撞到了,那就是撞到了,沈菁茹还能拿她如何?



        几个贱奴,就算打死了,她又能如何?还敢杀了她不成?



        “哦?是这样吗?”沈菁忽然往旁边靠了下。



        宋雅婷完全没有想到,她会不按牌理出牌,更完全想不到,她会来这么一则。



        所以,她被撞得往侧边狠狠倒下去,摔在小石铺成的路上。



        下意识地伸手撑地,却不想倒下的那里,刚好有几枚尖锐的小石子,痛得她惨叫出声。



        喜儿怔在那里,也是反应不过来。



        还是杨明浩先回过神来,冲过来将宋雅婷扶起。



        “沈氏,你的心肠怎么如此歹毒?”



        沈菁茹一脸无辜:“相公,你胡说什么?我只是想弄清楚,我的婢女到底是如何冲撞了妹妹的,怎么就歹毒了?”



        杨明浩将宋雅婷扶起来,怒道:“你为了两个贱婢,竟然敢伤她?”



        “啊!妹妹伤哪里了?来,我看看。”



        沈菁茹说着,就去掀宋雅婷的衣裳,将她的衣袖拉起来,露出里面的青紫。



        “呀,真的伤了啊,妹妹这皮肤也太差了点吧?这样碰碰就青紫了?”



        “不对,这青紫怎么看起来,那么奇怪?”



        “而且,刚才妹妹倒下去,好像也没有伤到手臂吧?”



        宋雅婷脸色微变,连忙将衣袖拉下来,遮住手臂上的青紫。



        “我没事,那些伤,是我自己之前不小心伤的,与姐姐无关。”



        杨明浩有些小变态,同房的时候喜欢紧紧地将女人的手臂禁锢在头上。



        虽然后面是疲软了,但前面可是相当入戏的,所以在她的手腕与手臂上,都留下了青紫。



        这些丢人的事情,她自然是没法拿出来说,只好将这些憋屈都埋进心底。



        杨明浩也在看到宋雅婷手臂上的青紫后,有些尴尬。



        更甚至,他还悄悄看向沈菁茹,见她并没有怀疑,他才稍稍放心了些。



        但随后,他又有些懊恼。



        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愚蠢,看到夫君身边别的女人身上有青紫,竟然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如果他知道,今天沈菁茹找到宋雅婷说了什么的话,他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沈菁茹淡淡道:“妹妹贵为金枝玉叶,我自然是不能因为两个奴婢就伤了你。”



        “不过,妹妹此前,只怕也是有误会,就罚那几个打人的侍卫,每人受鞭刑五十,如何?”



        宋雅婷恨得差点没有直接一巴掌给她扇到脸上去。



        她竟然,要拿那些侍卫出气?



        关键是,侍卫此时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怎么看怎么诡异。



        “不过是几个奴婢,打了便打了,凭什么要惩罚侍卫?”



        她没有说话,杨明浩却是冷声开口。



        这些侍卫全部都是丞相府里出来的,每一个都代表了丞相府的面子。



        如果在他面前被打,回京后,丞相会如何看待他?



        沈菁茹脸色一沉,冷嗤道:“相公,不要忘记了,你曾经连这些下人都不如,难道就能随便被人欺辱了去?”



        “你如此不将下人的命放在眼里,我现在不得不替你以后府里的下人默哀,传扬出去,谁敢替你卖命?”



        “怎么?这些下人的命是命,我身边的人就不是人命了?”



        杨明浩脸色变得冷沉,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话他可不敢接,以后传回京城,他还要如何立足?



        宋雅婷也没有想到,这个乡下妇人,嘴皮子竟然如此利索。



        “姐姐说的哪里话?世间之人本就有高低贵贱之分,如若不然,世人倾家荡产读书图得是什么?也如这些下贱之人一样苦命?”



        “不但是主子有高低贵贱之分,下人自然也是有的,我丞相府出来的下人,又岂是你这些乡野之地的下人能比的?”



        沈菁茹委屈地说道:“这么说来,妹妹口里一直亲热叫着姐姐,其实心里是恨不得我赶紧死的吧?”



        “这样的姐妹我可不敢要,还是休夫吧,毕竟相公背叛了我,又欺了……”



        宋雅婷又急又怒:“姐姐慎言!不过是几个下人,姐姐喜欢惩罚,便惩罚好了。”



        这个贱人,别被她抓到把柄,否则绝对把她往死里按。



        “妹妹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喜欢惩罚便惩罚?人做了错事,若没有惩罚,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今天敢随便打人,来日他就敢欺君甚至弑君……”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