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如何才肯出手

        冷祈远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抬眼看向二楼的方向,心中有些焦躁,神色却不显。



        若媚在二楼探头往下看了一会,看到黎娇娇带人来的时候,皱了皱眉。



        随后,她看看里面的小姐,见她还在不紧不慢地吃着早点,有些佩服。



        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姐变得越来越有个性了。



        这样的小姐,很好。



        黎娇娇四处看了一眼,见程辉与于明淡定地坐在旁边桌上吃早点。



        她走过去,冲两人拱手行了一个江湖礼。



        “两位,可否代为通传,黎家娇娇前来求见?”



        于明头也不抬,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程辉却不像他那么淡定,昨天见过这位女子,知道她也不是一般人。



        见于明爱搭不理,他也很想摆架子不理,但想想自己不如于明的实力强大。



        “我家夫人还在忙,稍等一会。”



        他应了一声,又低头吃自己的。



        手却有点抖。



        这次跟着小姐一起出来,所见所闻,都远远超乎了他的认知。



        不管是于明这位武林高手,或者说是匪首,还是小姐开口就要黎家的半数家产。



        还是说,昨天只是给了别人看了一个小瓷瓶,就开口要十万两黄金的事情。



        这种种,震撼得他与栓子昨晚一夜没睡好。



        今天这两人主动找上门来,虽然还没有说要干嘛,但他莫名就是有种感觉,是来给他家小姐送钱送家产来的。



        客栈里别的客人,还有客栈外面,都有人在看热闹。



        昨天的事情已经传开了,都知道这里住了个女人,可能医术高明,但口气却极大。



        开口就要人半数家产,这样的人,谁敢请她看病啊?



        不对,普通百姓只怕请了,她连看也不会多看一眼吧?



        在所有人瞩目之下,沈菁茹终于吃完早餐,带着若媚与栓子一起,往楼下走去。



        看到她下来,黎娇娇迎上前去,拱手问道:“不知道夫人如何称呼?”



        “茹娘。”沈菁茹淡淡道:“昨天我已经说明白,你父亲的病,我不会出手。”



        黎娇娇的脸色僵住,正想说什么,却见冷祈远与莫乔走过来。



        “夫人,可否借步说话?”



        掌柜很有眼色,连忙将人往一边引去:“客官,这边有茶室,不妨里面请?”



        沈菁茹没有意见,跟着一起走过去。



        黎娇娇也跟着走进去,但她身边的人,却被莫乔拦下了。



        沈菁茹身边的人,他也想拦下的,但被她看了一眼后,他竟莫名一阵心寒。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眼神,可他却感受到了,以往只在主子身上才能感受到的压力。



        若媚与于明跟着进去,程辉与栓子留在外面。



        那样的场面,他们好有压力感。



        沈菁茹也看了黎娇娇一眼,但后者脸皮厚,硬是跟着进去了。



        掌柜让小二赶紧送来好茶,然后退出去关上门。



        冷祈远等了这么一会,早已经心急不已,刚坐下,他便着急道:“茹娘,不知道血灵花粉,可带来了?”



        沈菁茹淡淡地看着他,他顿了下,才从怀里摸出一叠金票。



        “十万两黄金,天元朝的两大钱庄都可以兑换。”



        自然不可能真的抬十万两黄金来,一下子也筹集不到那么多黄金。



        沈菁茹伸手拿起,淡淡翻看两下,才塞进袖兜里,同时从里面拿出小瓷瓶放在桌上。



        冷祈远连忙伸手接过,打开验证,确认无误后,才朝她拱手。



        “茹娘,山不转水转,有缘江湖再会。”



        说着,他没有停留,拿着小瓷瓶离开。



        虽然他心中,对于她的医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还是很有兴趣的,但主子还等着血灵花解毒呢,他哪里有时间停留?



        冷祈远离开后,沈菁茹也站起来,准备离开。



        黎娇娇脸色有些不好看,连忙站起来拦下人。



        “茹娘,有什么条件只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必然会做到,还请茹娘能出手救治家父。”



        沈菁茹冷淡地吐出两个字:“不治。”



        “茹娘,我知道,昨天三位兄长的做法伤了你,我可以让他们亲自来向你道歉,半数家产也如数奉上,还请茹娘能出手。”



        沈菁茹冷了她一眼,她不乐意治,并不完全是因为那三兄弟的态度。



        而是当时她就在附近看着,却没有出手阻止。



        “你觉得,你们黎家的半数家产,还能入我的眼吗?”



        沈菁茹淡淡道,她本来就不缺钱,之所以开那样的高价,是因为她的医术,值这个价。



        她不是开慈善机构的,她的劳动与付出,自然要获得等价的收入,甚至高于她的付出。



        比如刚才的血灵花粉,十万两黄金确实是高了。



        可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她开价了,他们认为合适,觉得值,就掏钱买,就是这么简单。



        黎家人的做法,让她不喜,也便失了那份心情。



        现在别说给半数家产了,就是把全部家产送给她,她也不乐意动手了。



        毕竟,像他们那样的一个家族,家产约莫也就四五十万两白银不得了了。



        原主的所有事业与财产加在一起,也不过才二十多万两白银而已。



        黎娇娇面色苦涩,是啊,如果在昨天,她刚出价的时候,他们就应下,半数家产确实很多了。



        但现在,她刚刚收入了十万两黄金票,又怎么看得上她这点家产?



        沈菁茹不想再理会她,直接往外面走去。



        黎娇娇不甘地再次拦下她,面容痛苦,抬眸巴巴地看着她。



        “茹娘,要如何,你才肯出手?”



        沈菁茹摇头,没有说话,绕过她往外面走去。



        黎娇娇忽然朝她跪下,伸手拉着她的裙摆。



        “茹娘,只要你愿意救我爹,我,我甘愿后半生为你做牛做马。”



        沈菁茹的脚步停下,微微回眸,看着跪在她脚边的女子,双眼微眯。



        昨天她的表现,她以为,她也是如那兄弟三个一样,都是巴不得老头子死的那种。



        如果老头子亲自来找她,她或许还好说话些,但这个女人过来,她实在是不喜。



        只是,此刻她跪下,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能看出,这个女子也不是一般女子,至少,她一身的气度风华,比那三个兄长更足。



        看来,她是真的关心老爹的身体?



        “本夫人身边,不缺做牛做马的人。”她淡淡开口。



        等她的实力彻底展现出来,多的是人求着给她做牛做马。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