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丢出去

        沈菁茹不紧不慢的一句话,成功地将杨明浩所有的话语都哽在喉咙里。



        他浑身直哆嗦,双眼微突,死死地盯着沈菁茹。



        曾经觉得她有多可爱,现在就觉得她有多可恶,可恨。



        明明三年前,她还是那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子,为什么三年不见,她会变得如此可恶?



        “相公不说话,就是认可了自己欺骗君王了?所以,我这些举动,与相公比起来,只是小意思,对吧?”



        杨明浩死死瞪着她,想说些反驳的话,喉咙里却像被什么堵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沈菁茹没有兴趣与他多纠缠,她现在累了,想休息。



        “相公没有什么事就赶紧离开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说着,她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的房门走之前是落了锁的,现在还是她之前的那把锁。



        显然,宋雅婷虽然搬过来了,却也不愿意住她睡过的房间,所以才暂时没空拆锁。



        白松轻轻抬手,马上有两名山匪将杨明浩推出去。



        “等等,沈氏,我要搬回这里住。”杨明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喊。



        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地方,他原来虽然没有与沈菁茹圆房,却有自己的房间的。



        之前是不想让宋雅婷难过,所以才没有住回这里。



        现在三进他们不好再住,搬回来这里也说得过去。



        院子里只住了沈菁茹一个主子,空的房间还有不少。



        “不好意思,看着你我怕睡不着。”



        山匪听了沈菁茹的话,直接将人丢出去。



        于明问道:“茹娘,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嗯,把他们的这些东西全部丢出去吧,摆设除外。”



        杨明浩与宋雅婷的东西,她不想要。



        但这些摆设,却都是原主置办的。



        她原本还想着,什么时候把那些东西都弄回来。



        却不想他们现在主动给她送回来了,她不收下都对不起他们。



        于明懂了她的意思,连忙带人,将杨明浩与宋雅婷的私人东西,连带杨明浩一起丢在外面。



        杨明浩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杀人:“沈氏,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菁茹淡淡道:“不想做什么,只想休夫而已,只要你乖乖签了休夫书,我马上离开,绝对不再在你们面前晃悠。”



        杨明浩:……胸膛剧烈地起伏,双眼赤红微突,整个人都处于暴怒的最边缘。



        于明等人也是啧啧称叹,茹娘果然是茹娘啊,别人能求个和离就不错了,她却要休夫。



        “阿明,关门,别让那些不长眼的来烦我。”



        “小姐。”外面传来余嬷嬷带着哭泣的声音。



        沈菁茹回头看去,余嬷嬷只是头发有些凌乱了,其余的倒是还好。



        她这才微微点头,看来,上次的震慑还是可以的,在没有确定她真的死了之前,不敢过分为难她身边的人。



        “小姐,真的是你回来了。”



        天知道,这些时间她天天提心吊胆的有多难受。



        还好小姐回得及时,否则真等这些人住下来,到时候小姐肯定会嫌弃恶心的。



        “嬷嬷没事吧?”



        余嬷嬷看看于明等人,连忙跑到她身边,她身后跟着瑟瑟发抖的梨花与琼花。



        “若媚,你带梨花,琼花去给小姐弄些吃的来。”余嬷嬷轻轻对若媚道。



        若媚点头,叫上梨花琼花往外面走。



        于明挥手,便有两名匪徒跟上去。



        沈菁茹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问余嬷嬷:“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余嬷嬷连忙将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前两天,姑……杨明浩亲自请了仙人大师回来,想要镇压闹鬼火的事情。”



        “当时那位仙人还是很有气势,结果他离开的当晚,家里又闹起了。”



        “听说还往他们房里飘去了,生生把那两位的……好事给打断了。”



        余嬷嬷一边说,一边打量她的脸色:“昨天夜里闹得更凶了,还死了两名侍卫,所以他们才怕了,搬到她这里来。”



        之所以闹得更凶,不过是刘三洪不小心下重了幻药。



        沈菁茹微微点头,她刚才也看到了,宋雅婷的脸色隐隐透着青白,眼下却是青黑,明显是没有睡好的缘故。



        当然,如果换另外的人来看,会给出一句,邪气入体。



        “杨家众人私底下对她怨气妥多,据说当初她刚到时,说了给大家都带了礼物。”



        “结果也只是说说,大家连一根针都没有见到,私底下的怨气可不少。”



        余嬷嬷这话多少都带了幸灾乐祸之感,杨家这些白眼狼,以为把她家小姐得罪了,还会再有以前那样的好日子吗?



        “杨明浩从县上临时请了一位大厨回来做饭,凡事以那位为主,好吃的也都是送到她那里,再没有与杨家人一起坐着吃过饭。”



        沈菁茹轻轻勾唇,杨家人这几年来,虽然因为原主过了几年富裕的生活。



        但她们骨子里却是地道的乡下人,俗称泥腿子。



        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鄙之人。



        宋雅婷呢?却是实打实的高门小姐,贵家千金,她所学,所处的,与杨家人,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



        说白了,她从骨子里看不上这些乡下泥腿子。



        要不是因为杨明浩,估计她是不会到这种乡村来。



        所以,她们之间的矛盾是迟早的事情。



        杨家人心心念念做着进京享福的美梦?只怕别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带上他们。



        余嬷嬷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特别是今天杨明浩等人强行搬进来,将她们关起来的事情。



        除了杨家的大小事,连村子里的大小事,都说了不少。



        比如,二傻子闹上门来,要找杨明雪,没有见到人。



        第二天,二傻子的尸体就在村里的河道中浮起。



        这件事在村子里可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大家私底下,都知道肯定是杨明浩让人做的。



        只是,想归想,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又比如,村长来找她几次,想商量即将到来的农忙事情。



        还有村民们来问,作坊什么时候能开工。



        林林总总,大小琐碎事还真不少。



        余嬷嬷说完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你们这次出去,事情,可办成了?”



        沈菁茹勾唇浅笑:“那是自然,你家小姐亲自出马,哪有不成的?嬷嬷就等着明天看好戏吧。”



        “村子里的事情,是不是也能一起解决了?”



        “嗯,会一起解决。”



        只要明天李达华进村,村子里的麻烦便解决了,到时候,该轮到杨明浩烦恼了。



        她忽然很好奇,宋雅婷会不会为了杨明浩,拿出那么大一笔银钱,将村里的田地再买回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