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把房子卖掉吧

        菁茹那些都是迫不得已的,我并不爱她,可圣上已经下旨赐婚,我也没办法啊。”



        “从始至终,我的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你是我的妻,也将会是我心中唯一的妻,你可明白?”



        说到动情处,他自己都相信了,一步步往她走过去。



        他是真的爱她,但他更爱权势地位。



        而那些,她都没法给他,他只能另外想办法。



        “菁茹,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好吗?我会一心一意对你好,府里以后也只有你们两人,绝对不会再纳妾。”



        沈菁茹挑眉,朝他身后看去,唇角勾着诡异的笑意。



        杨明浩一直紧盯着她的表情,看到她这个笑容,头皮直发麻。



        他甚至都不敢回身去看,也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情况。



        “婷婷,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他猛然回身,着急地解释。



        然,身后除了于明几个一脸诡异的笑外,哪里有宋雅婷的身影?



        “这就是你嘴里的,心里眼里都只有我一个?”



        沈菁茹冷笑:“杨明浩,你看我还像几年前那样傻吗?”



        杨明浩衣袖里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恨不得冲上前,狠狠一拳砸到她脸上。



        这个贱人,竟然诓他上当。



        “既然不表演了,那就滚吧,除了休夫,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



        “而且,你最好是赶紧想清楚,早日签下休夫书,不然,你肯定会后悔的。”



        杨明浩死死地瞪着她,双眼里喷薄着阴毒的火苗。



        最后,他转身,大步离去。



        刚回到房间外面,里面传出打砸东西的声音。



        他站在外面没有马上进去,抬头看着阴霾的天空,心情也如这天气一般,被蒙上了一层阴霾。



        一个月前,他刚被封为安宁侯时,是多么的豪情壮志,想着要好好的大作为一番。



        却不想,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却过得像过街老鼠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大哥,爷爷他……你赶紧去看看他啊。”杨明雪匆匆跑来,声音里满是惶恐。



        整个杨家都处于一片阴霾中,老头子刚才被气晕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孙大夫说,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让他们抓紧时间准备后事。



        杨明浩匆匆赶到时,刚好听到孙大夫这话,瞬间要崩溃了。



        不行,爷爷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他与宋雅婷之间的关系,因为这种种,已经岌岌可危。



        如果爷爷在这时候出事,他至少也要守孝一年。



        一年。



        一年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



        他承受不起那样的后果。



        “孙老,你还有什么办法,赶紧用上,爷爷不能出事,绝对不能出事。”



        他一把抓住孙大夫,着急开口。



        孙大夫能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乡下的一个郎中,像杨老头这种大限之人,他哪有本事救回来?



        “杨老之前数次都是用老参救回一条命,要不,你们再试试?”



        杨明浩连忙对杨明礼道:“二弟,你与三弟一起往县上,骑上快马,一定要把老参弄回来。”



        杨明礼神色发苦,但也知道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们没有银两了。”



        “去想办法!”杨明浩再也忍不住怒吼,双眼死死地瞪着他:“别告诉你,你们连这点银两都弄不到了。”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声吼吓得震颤,皆小心往后退去。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杨明浩。



        就连床上昏迷的杨老头,也皱了皱眉,却没有醒过来。



        或许,他是在逃避,不愿意醒过来。



        当初如果不是他们合谋算计沈菁茹,杨家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他或许,只是没法面对现实。



        杨明礼再不敢说话,赶紧往外面走去。



        杨明浩紧跟着走出去,在外面,他才低声道:“二弟,给我弄些无色无味的药回来,药效越强越好。”



        他的声音中满是阴冷狠戾,就算是杨明礼,也轻颤了下。



        “哥,我知道了。”



        杨明浩顿了下,还是从怀里摸出十两碎银递给他:“不够的,你垫付上。”



        他真的没有银两了。



        已经四年,他再没有如此窘迫过了,都怪沈菁茹那个贱人。



        既然她不仁,那就别怪他不义了。



        杨明礼沉默了一下,点头,大步离去。



        杨明浩又转身回到房里,对杨志道:“爹,明天去县上找人,把这座房子卖了吧。”



        失去了沈菁茹的杨家,住不起这样的大宅子了。



        主要是,这次田地的事情,已经将他们所有的银两都清空了,如果不把房子卖掉,他们只能守着这座房子饿肚子。



        因为田地,他从宋雅婷那里抠出了那么多,怎么也要有所表示才行。



        他该庆幸,当初这房子是记在他名下的。



        杨家所有人都浑身颤抖,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哪怕闹鬼火,他们也没有舍得搬出去。



        因为,住惯了这样的大宅子,他们没法接受搬回去住茅草屋。



        可现在……



        杨志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好一会儿才应下:“好!”



        接下来,他会跟着杨明浩进京,家里如何,他其实并不考虑了。



        他只是担忧,现在这个宅子,只怕,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但想想有杨明浩在,没有人敢随便压价,便又放松下来。



        孙大夫为老头子煎了一服药,让他能坚持到杨明礼把老参片弄回来。



        毕竟,老参片可不是容易得的,他们现在,只怕也拿不出多好的价钱。



        “公子,小姐找你。”外面传来一名侍卫冷漠的声音。



        杨明浩的头都大了,有些不敢在此时去见宋雅婷。



        可他,却逃避不得。



        从二进走回一进,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一众侍卫都守在外面,甚至,连喜儿也在外面候着。



        房间里安安静静,静得很压抑。



        他双眼沉沉,最后还是大步走进去。



        刚推开门进去,一只白瓷的杯子朝他的面门飞来,吓得他本能地往侧躲去。



        杯子擦着他的脸飞过,直往门外飞去,最后砰的一声砸到地上。



        杨明浩满脸冷汗,眼底一瞬间闪过一抹阴沉,很快散去。



        他抬头,对上宋雅婷同样阴沉的目光,脸色瞬间发白。



        “婷婷,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