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打作坊的主意

        这个晚上,鬼火并没有光顾。



        但杨家所有人都没有睡着。



        只因为,他们所有的财富都没有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非常不习惯。



        杨志还要前往县上联系人准备把这个大宅出售,杨明浩也不会带他们进京,他们都不愿意从原来的富贵梦中清醒过来。



        反倒是沈菁茹一觉睡到天亮。



        次日,沈菁茹这边还是继续收拾东西装车,东西太多,收拾起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哪怕人多,也需要时间。



        盆栽那些笨重的先送往县上她的院子里,还顺便把县上的房子收拾打扫干净,再购置一些简单的米粮等。



        沈菁茹什么时候出去住都可以随时做饭的那种。



        杨志一大早往县上而去,他还要去找买家来卖房子。



        以往他要往县上去,是有马车的。



        但现在,马车都被沈菁茹收回去了,宋雅婷的马车,他没敢开口。



        至于骑马?他不太敢,毕竟也人到中年了,这段时间的事情一件接一件,让他越来越力不从心。



        只能到村长家借驴车。



        还没有到村长家,就被人叫住:“阿志,田里这两天就要收成了,你们家的打算怎么办?”



        “你们都要进京,不如我们代为管理吧。”



        村民们还不知道杨明浩只带爷爷与父亲进京,想着他们家里那么多田地,哪怕收成不太好,也是一大笔。



        他们现在都没有什么存银了,就得想着要怎么在交了赋税的情况下不饿肚子,可不就一个个都盯上了杨家的土地?



        杨明浩是榜眼又是侯爷,名下是有优惠免赋税的。



        换成以前,很多人会想着把田地记在他名下,以减免赋税。



        但刚刚经历了沈菁茹的手段,谁也不敢再轻易将田地记名了。



        杨志尴尬地说道:“不必了,我们自己收。”



        说着,他大步走过。



        “什么嘛?你们不是要进京去享福吗?难道还要收了粮再走?”



        “还是京城侯爷呢,不会是假的吧?连乡下的一点田地也不放过。”



        “我们全村人都被他们害惨了,听说明浩与沈氏已经和离了。”



        “怎么是和离?那个贱人就应该被休弃,简直就是祸害。”



        杨家村的人满腹怨言,简直是恨死沈菁茹与杨明浩了。



        杨志听着身后的声音,硬是没敢停下来。



        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其实也怨恨沈菁茹,但也只敢在心里。



        昨天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



        杨明浩派了宋雅婷的暗卫去,都没有杀死她,反被她把暗卫的尸体送到他们房间门口了。



        那个,曾经与他们相处了四年的乖巧女子,有一天竟然会变得那么恐怖。



        现在的杨家大宅,他是真的不敢住了,哪怕没有再现鬼火,他们也不敢住了。



        先不说曾经是不是乱葬岗吧,只说自杨明浩回来后,已经死了不少人在里面了。



        而且,杨明浩带回来的那些人,还有越来越诡异的状态,他们暗下里都猜测,他们是不是撞邪了。



        关键是他们已经请过两位大师回来了,不但没用,还越来越严重。



        这样的宅子,他们哪里还敢住?



        他只希望,趁着这里的消息还没有完全传出去,赶紧把房子出售。



        只是,沈菁茹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意?



        杨家大宅闹鬼,甚至死了不少人的事情,早已经传得满县皆知了。



        只有他们还不知道而已,但不管他们怎么找,就是没有人愿意接手。



        其余的杨家人起床后,不得不接受现实,重新回到旧茅屋那边,开始修缮。



        他们已经住到这边四年了,茅屋很久没有修缮,早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



        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还会回去住茅屋。



        所以,站在破败的茅屋前,一个个都有些不太想动手。



        杨明礼更是崩溃,大哥不肯带他上京,他还得在家里种田,住破茅屋。



        关键是之前他独身一人,原来的茅屋里也只有一个他的房间。



        现在他一妻一妾,还有四个孩子,一个房间怎么睡?



        不止他,现在好些人都是这几年添了新人,原来的老房子,肯定是不够住了的。



        唯有将房子往外扩。



        有人提议,直接弃掉这边的茅屋,往村中重新找一块地皮修建房子。



        但很快,这个决定就被否定了,村中几乎人人都住上了青砖黑瓦房,但他们现在,显然是没有能力修建青砖黑瓦房了。



        单独修建一座茅屋在村中,成为鹤立鸡群的存在,他们丢不起那个人。



        不是没有打过大宅子的主意,大房子卖掉后,怎么也能得一笔钱,到时候修建小些的青砖黑瓦房,不是不行。



        只是,杨明浩早已经表示,卖掉宅子的银两,都要交给宋雅婷来安排。



        也就是说,他们都不能打那笔钱的主意了。



        越说越气愤,却无能为力,又开始咒骂沈菁茹。



        杨明礼阴沉着脸在附近行走,走到作坊附近的时候,他停下来。



        这个作坊,是沈菁茹的,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开工了。



        听说里面的货物都已经被搬空了,那个贱人,应该没有把那个房子也卖掉吧?



        想到此,他转身回家,站在沈菁茹的院子不远处看了好一会儿。



        最后转身去找杨明浩。



        杨明浩此时刚陪宋雅婷吃完早饭,然后才将暗卫身死的事情告诉她。



        宋雅婷满脸不敢置信地站起来,双眼睁圆,嘴唇直哆嗦:“你说什么?暗卫,死了?”



        怎么可能?那是她爹亲自给她安排的暗卫,神出鬼没,只是杀一个普通商女,竟然,死了?



        莫非,是那些打手?



        杨明浩满脸沉痛地点头,将那天晚上的情况告诉她。



        听他提起那天晚上,宋雅婷又想起她看到的女鬼。



        难道,当时就是暗卫死了,回来找她的?



        想到此,她浑身颤抖,哆嗦着道:“杨郎,我们马上搬到县上去,我不要在这里住了。”



        杨明浩拥着她低声哄:“你那天晚上一连昏迷两次,是发生什么事了?”



        宋雅婷不愿意去回忆,但那张鬼脸,那披头散发,那流着血泪的双眼,却一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崩溃地将事情说出来,杨明浩也骇得不轻。



        难道真的有鬼?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