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搬离

        沈菁茹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扶起,笑道:“别说得这么严肃,连你都是我的了,在你名下,与在我名下,有什么区别吗?”



        她又看向其余的几人,浅笑嫣然:“本夫人是一个极好说话的人,心眼却极小,眼里容不下沙子。”



        “欢迎你们加入我这个大家庭。”



        “奴才(奴婢)见过夫人。”几人连忙行礼,见过新主子。



        对于新主子,他们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



        来之前,黎娇娇与他们明说了,以后茹娘才是他们的主子,如果他们不愿意,也可以继续留在黎家。



        或者她也可以把卖身契还给他们,再给一笔银两让他们离开。



        但他们跟随黎娇娇多年,是有感情的,连她都自愿自卖自身效力的主子,他们也想赌一把。



        沈菁茹淡淡道:“好了,以后在我身边,不必再自称什么奴才,奴婢了,各自都有自己的名字的吧?以后都叫名字。”



        “你们的事情与生活,还是让娇娇来安排,你们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几人皆抬头看她,在黎家,他们都是被主家掌握了卖身契的奴才,奴婢,是最低贱的存在。



        主子们不高兴了,可以随意打骂他们,运气不好的连命都没有了。



        现在沈菁茹竟然让他们以后,不必再自称奴才奴婢?



        虽然卖身契还是在夫人手里,至少,他们以后能有人权了,走出去,别人也不敢再轻易看低他们。



        “谢谢夫人。”几人心中感激,再次拜谢。



        “好了,都起来吧,我们家夫人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只要不背叛,一切都好说话。”



        余嬷嬷与程辉,将那些人扶起来,大家互相自我介绍认识一番,很快热络起来。



        黎娇娇看着院子里收拾好的东西,惊讶地道:“茹娘这是,要搬家?”



        “嗯,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走吧。”沈菁茹就一直在等她呢,现在她来了,也可以离开这里面了:    “具体的,让若媚将事情与你细说。”



        余嬷嬷钻入她的马车里贴身照顾她,黎娇娇她们本来也有两辆马车,若媚便与她同乘。



        东西都收拾好,直接离开就行。



        至于作坊那边?沈菁茹早得到消息,从亲戚那里抢回来的银两与东西,都在杨明浩那里。



        杨明礼手中只抠出了极少的一点,根本就拿不出来买作坊,只能憋屈地去修缮茅屋。



        不过,杨明浩想吞下那些银两?也要看她同意不同意。



        长长的车队离开杨家大宅,离开杨家村。



        这回,村民们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只敢远远地看看热闹。



        程辉的心情极好,还很有闲情地与大家挥手作别。



        终于离开这个地方了,以后在外面,天高任鸟飞。



        以茹娘的本事,在外面没有束缚肯定能过得更潇洒。



        “沈氏要离开了啊,以后有时间再回来看看啊。”有人扬声大叫。



        那些是没有受到荼毒的村民,心情极好,以后村子里再不会有贫富差距了,他们也能挺直腰杆走路了。



        沈菁茹的心情也很好,从马车里探出头来,笑眯眯地道:“好啊,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她这话一出,其余的村民脸色瞬间黑下来,双眼瞪得大大的。



        她怎么好意思再提合作的事?



        马车驶过,车里飘出沈菁茹银铃般的笑声,气得一个个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沈菁茹在县上置办了两处院子,都不算大。



        她现在身边的人也不少了,全部住在一起,有点挤。



        以后她身边的人肯定还会继续增多,需要更大的地盘才行。



        所以,她想弄个大的地方。



        新作坊那边也够大,但那里是作坊,她不乐意住到那边去。



        到了别院,这处院子其实也不小,是二进的院子,房间很多。



        不过,她这边的人也是真的不少了。



        “娇娇,这些嫁妆,你看着给我处理了,最好是全部变现成银票或者银两。”



        这些东西太多,带起来也麻烦。



        原主当初带来的东西远远不止这些,只是被杨家人拿走了不少,一些已经无从追回。



        这些都已经很多了,平时行走搬家什么的,带起来麻烦。



        很多东西她都不需要用到,与其留着占地方,不如换成银票更实在。



        黎娇娇带人过去查看嫁妆,怪异地说道:“茹娘要把所有的嫁妆都变现?是缺……”



        她想说是不是缺银两,才想起上次在幽州,她有十万两黄金。



        那一大笔黄金,就够她吃喝两代人了。



        所以,她其实并不缺银两,只是单纯看这些嫁妆不顺眼。



        “明白了,我会尽快处理。”



        沈菁茹对她的懂事很满意,她就喜欢这种聪明不多话的人,共事起来简单不累人。



        她往里面走去看房间,对于明道:“你让人盯着点那边,我要知道他的行踪。”



        在杨明浩离开前,她还想再送他一点……嗯,好东西!



        “这两天收拾好,你带我往那个山谷去看看。”



        看看是否适合居住,是否适合种植药材。



        于明笑着应下,让她放心休息。



        若媚与余嬷嬷跟进去为她收拾房间。



        “小姐想吃什么?嬷嬷这就去安排。”余嬷嬷一边铺床,一边说道。



        这边已经打扫过了,只要简单铺上新净的床褥就好。



        “嗯,吃点清淡的吧,最近没什么胃口。”



        沈菁茹坐在椅子里闭上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余嬷嬷着急地问道。



        沈菁茹沉默,好一会儿才道:“是有点不太舒服。”



        “小姐,我去给你请个大夫吧。”若媚当即要往外面走去。



        “不必,只是怀孕而已。”



        余嬷嬷,若媚:……



        两人的嘴巴张得老大,双眼瞪得溜圆,错愕地看着她。



        怀孕?是她们老眼昏花耳朵不行了吗?为什么会怀孕?



        而且,小姐怎么会怀孕?小姐的守宫砂不是还在的吗?



        杨明浩后面回来也没有与小姐同房,她怎么会怀孕?



        “小姐,莫非是……”若媚双眼瞪大,忍不住惊呼。



        余嬷嬷一把捂住她的嘴,狠狠地瞪她一眼。



        若媚连忙双眼转动,自己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眼泪流下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