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专治疑难杂症

        ad沈老爷的爷爷一共兄弟七个,没有姐妹。



        到了沈老爷父亲那辈,也全部都是男娃,沈老爷自己就有亲兄弟五个,不算其余的那些堂兄弟。



        后来沈二爷捡了个女儿回来养,成了沈家的宝贝。



        沈老爷自己就一连生了三个儿子,直到沈夫人都三十岁了,才生下这个小女儿。



        沈家三代里唯一的女儿啊,自小受尽万千宠爱长大,却因为杨明浩而毁了一生。



        当初她要嫁给杨明浩的时候,沈夫人哭得晕死过去。



        沈二爷等人私下里把杨明浩打过,逼他离开,甚至想直接把人弄死的。



        结果杨明浩狡猾,竟然一直粘着原主,还假装不经意地告诉她,她家人想杀他。



        原主为此回家里大闹,被沈三老爷生气地关起来。



        结果她闹绝食,自杀,甚至还故意伤了祖母,伤透了家人的心。



        就算那样,她离开时,沈老爷夫妇还是给她准备了丰厚的嫁妆。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来看她,她就不知道了。



        沈菁茹轻轻摇头:“暂时不要了。”



        她不是真正的原主,对那家人并没有什么感情。



        虽然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那也是个大家族,可也正是那样的大家族,才更没有自由。



        她现在独自一人多自由自在?



        若媚不好再劝说什么,只好让她多休息,自己先出去了。



        轻轻为她关上门,外面大家都忙碌起来了,她抬头看天,轻轻叹气。



        很快,她往厨房走去,琼花与梨花在里面帮忙。



        “嬷嬷,可要传信回江南?”



        余嬷嬷手中的动作顿下,才道:“传吧。”



        小姐受了那么多委屈,沈家人总要知道的。



        杨明浩伤小姐那么深,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行?



        沈菁茹的父母是商人,却不代表沈家所有人都是商人。



        若媚得到嬷嬷的支持,也有了动力,当下离开,找出笔墨纸砚,快速写下一封书信,让刘三洪帮她拿到驿站寄。



        沈菁茹这边暂时安顿下来了,杨明浩那边也得到消息。



        只是,他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好不容易才稍稍消停些。



        更何况,现在在外面,一旦闹大,影响的还是他与宋雅婷。



        宋雅婷一直吵闹着要回京,他也不好再说带她去祭祖的事情了,自己与杨志等人,去了一次祖坟与族里的祠堂。



        族里的祠堂并不在杨家村,而是在县外的大杨村。



        当初杨明浩回来后,大杨村也有人跟着一起去了杨家村。



        以至于,当初杨宅门前的闹剧,他当时就回来禀报了族长。



        族长当机立断,不让大家主动去拜访。



        内部人都知道杨明浩的侯爷有水分,是被丞相硬提上去的。



        现在闹出正妻与赐婚的事件,严重的可能会涉及欺君,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先暗中观察再说。



        密切关注杨家村动态的族人,将杨家村发生的种种都看在眼里,心中生起浓浓的嫌弃。



        果然还是上不得台面,还好没有让人重回族里。



        嫌弃归嫌弃,杨明浩现在怎么说也是侯爷,他要来祭拜祖宗,他们不敢拦。



        但也仅是不敢拦,连族长都没有出面,只让族中一位族老陪同。



        杨明浩气得不轻,却也知道,只怕是杨家村的事情传出来了。



        想到此,他心中恨不得沈菁茹去死的念头再次升腾。



        从杨家宗族离开后,他问杨志:“爹,还是没有人愿意买我们的宅子吗?”



        杨志沉着脸摇头,哪怕他已经把价格一压再压了,还是无人问津。



        杨家村因为沈菁茹做买卖,倒是修了路的。



        只是,里面还是很偏,没有几个人愿意往里面买房子。



        更何况,那座房子还闹鬼,听说连大师前往也没法镇压,还一连死了不少人。



        这样的凶宅,谁敢要?



        杨明浩气得不轻,他还想着等宅子出售后,拿银两来买沈菁茹的命。



        可,那座宅子,只怕是要砸在他自己的手里了。



        如果说背后没有沈菁茹的手笔,他绝对不相信。



        “罢了,爹回去收拾收拾,与我一起,三天后进京吧。”



        说完,他转身离开。



        宋雅婷手里还剩下多少银两他不知道,她现在捂得紧紧的,防他像防贼一样。



        他自己这几天从亲戚家里抢回来的银两倒也有七百多两,这点银两对于乡下人来说是天文数字。



        可想要请个像样的杀手,这点银两只怕还不够。



        只能先回京,待日后有机会了,再好好报今天之仇。



        “祖传医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前面街道上,一道悠扬的声音传来。



        杨明浩心中微动,抬头看去,只见前面的街道上,一名瘦小的老头,身穿灰白长袍,面容精瘦,留着山羊胡子。



        花白的长发用一根木簪馆起,身上挂着一个灰扑扑的跨包,一手拿着一个帆布幡,上书,祖传医术,专治疑难杂症的字样。



        看那字迹,苍劲有力,龙飞凤舞,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老头也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一手轻抚胡子,往这边大步走来,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会,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官人这是房事不举啊,再不治疗,大罗神仙也帮不了你。”



        杨明浩浑身剧颤,低声冷喝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老头嘿嘿直笑:“官人又何必否认?本仙师可是祖传的医术,看官人眼下青黑,宽头窄鼻,鼻翼两端皆有不正常的青黑,分明就是房事不济的表现。”



        杨明浩心中微颤,忍不住抬头摸了摸老头说的位置,难道自己真的……



        不,不可能!



        之前在外面他是可行的,肯定是回家后,被种种烦心事惊扰,才会如此。



        老头又是嘿嘿一笑:“官人以前皆正常,却是这段时间,行了一半就疲软,我可说对了?”



        杨明浩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位老头,深深凝了他两眼,左右看看,往一侧的茶楼走去:“仙师请。”



        “仙师不敢当,江湖人送了一个鬼医的称号。”



        老头唇角轻轻勾起一抹邪笑,很快又消失,跟他一起往里面走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