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求夫人收留

        若媚将饭菜递给她,道:“你先吃饭,我去问过小姐再回你。”



        沈菁茹现在的脾气性格与原来大变样,她可不敢再轻易做主。



        李素心微微点头,伸手接过,轻声道谢,又转身回房。



        若媚回到房间,轻轻道:“小姐,那位小娘子说想见你,要见吗?”



        “嗯,一会你领她进来吧。”沈菁茹淡淡道。



        若媚悄悄打量她的脸色,见并没有什么变化,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便没敢多说话,转身又出去了。



        不大一会儿,她领着眼睛红肿,身材瘦小的女子走进来。



        看到沈菁茹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翻看,她轻轻跪下去。



        “李素心感谢夫人的救命之恩。”



        李素心的声音轻轻柔柔,有那种闺阁小姐的秀气。



        沈菁茹头也不抬,淡淡道:“救你的人并不是我,你谢错人了。”



        是沈凌安跳进河里将她救上来的,与她无关。



        李素心低着头轻轻道:“我知道,但如果不是夫人同意,想来那位公子也不会下河救我。”



        她不知道沈菁茹与沈凌安的关系,但看大家都护在她身边,想来是以她为主的。



        沈菁茹这才抬头看她,淡淡道:“你非我的奴,不必跪我,起来吧。”



        李素心没有起来,她抬头看向沈菁茹,眼底露出一抹疯狂。



        “素心现在无家可归,也身无分文,那些人不会让我活下去,哪怕是死,我也想拉几个人垫背,还求夫人能助我一臂之力。”



        沈菁茹冷笑:“你也求错人了,本夫人不是什么善人,也不做无用之功,无能之事。”



        “你想拉着那些人去死,便自己想办法,或者去求别人。”



        李素心傻傻地看着她,当时她是一心求死,以她现在的处境,除了死也别无他路。



        是这位夫人的一句话,让暂时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跟着进了客栈。



        她让人给她换洗的衣服,还给她安置了一个房间,也给她带了饭菜。



        她以为她是个好人,好人做到底,她有人手,再帮她一把应该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她没有想到,这位夫人竟然毫不客气就拒绝了她。



        既然如此,她又何苦让人救她起来?



        沈菁茹已经不看她,继续低头看书。



        若媚轻轻摇头,她对小姐现在也算是略有了解,她说了不会出手,那就肯定不会出手。



        “你回去吧,我家小姐也累了,要休息了。”



        李素心不甘地看着沈菁茹:“夫人要如何才肯帮我?”



        沈菁茹头也不抬,淡淡道:“我说了,我不是善人,不会帮你,你走吧。”



        李素心沉默地跪在那里,好一会儿才道:“那,能不能求夫人收留?以后我愿为奴为婢报答夫人的大恩大德。”



        如果是之前,死了就死了。



        但沈菁茹的一句话让她明白,是啊,她死了,那些仇人就痛快了。



        那些白眼狼害她到此,她怎么能让他们痛快?



        她要报仇!



        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所以,她要活下去!



        眼前这位夫人,看着像是路过的,她不怕吴家的势力,她能让自己活下去。



        “我身边不收无用之人。”



        沈菁茹淡漠的声音,打断了她心中所有的幻想,她抬头定定地看着女人。



        女人长得很美,头上梳着的是妇人髻,之前看她的身材,分明是一名怀孕的妇人。



        她说话的语气淡漠,一身气度更是非凡,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也让她有种想要下跪的冲动。



        这个女人,哪怕当初她娘还活着的官家夫人,也没有她身上这般气度。



        她的身份只怕不凡。



        “我不是无用之人,我会制香,也会女红,可以为夫人所用。”



        女红是闺阁女人必修之课,但制香,却不是所有人都会。



        制香,需要一定的天分才能做出来,香料稍微错了丁点,香味也不纯正了。



        沈菁茹这才抬头看她:“起来说话。”



        李素心一直在打量她,满不丁对上她那双美丽却不带多少感情的眸子时,心中微颤了下。



        那仿佛是一位多年的上位者才会有的眸子。



        她下意识就听话地站起来,坐到她对面。



        “说说你的情况吧。”



        李素心这才从她那双眸子中回神,将自己的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



        她也算是官家小姐,父亲是通州府的同知知事,是个九品芝麻小官。



        她外嫁到下属的曹辽县吴家,当初的吴家只是普通的小商家,还因为惹了外地的一个商贾,而面临被灭的危险。



        吴家小公子亲自前往通州求娶,向她父亲保证,会一生对她好。



        因为她父亲同知知事的身份,商贾倒也不好对他们吴家如何,离开了。



        只是,她的生活并不如当初男人保证的那样美好,在商贾离开后,便遭到了冷落。



        不过,因为她父亲的原因,倒也不敢真的对她如何,明面上,她还是吴府的少夫人。



        直到前段时间,她父亲出事,那些人才忽然反脸,以她四年无所出为由,将她休弃出府。



        也是那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嫁妆,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全部被转移,她名下什么也没有了。



        她父亲出事,也没有人为她做主,她想去县衙状告,却状告无门,最后便想以死了之。



        大体来说,与原主的遭遇有七八分相似,都是一样的蠢女人。



        “你四年无所出,可曾找过大夫?”沈菁茹这才淡淡地问道。



        李素心一张惨白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轻轻道:“我,我没有来月事,也一直没法同房。”



        沈菁茹挑眉,这才仔细打量她:“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没法同房,也没有来月事,莫非是石女?



        李素心怔了下,这才在若媚的催促下伸出手,看着沈菁茹把上她的脉。



        “夫人会医术?”



        女医在这个时代真的太少了,她这个毛病在少女时期就有了,毕竟同龄的女子都来月事了,只有她没有来。



        那时候她娘为她悄悄找过女大夫,但那女大夫也不太精通,给开了些药吃了。



        可她还是没有来月事,但每个月都会有肚痛,有时候痛得她在床上直打滚。



        所以,当初吴家三公子求娶的时候,她娘便赶紧将她下嫁了。



        却不想,当初同房之时,却没有成功,男子当时的脸色就变了,之后再没有来过她房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