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叛主的贱婢

        吃饭的时候,吴家又派了人来闹事,显然他们已经收到消息,说她自卖自身给沈家当奴婢了。



        沈家啊,那是整个通州府最大的商家,李素心成了沈家的人,如果想要对付他们,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夫人,你不要被那个女人骗了啊,她是个恶毒的女人,自己无所出就算了,还不允许别人怀孕生子,整个吴家被她搞得无一日安宁啊。”



        一名中年妇人带着几名侍卫,身边还跟着两名婢女,站在饭馆外面,色情并茂地唱说着李素心的恶状。



        李素心双眼赤红,愤怒地瞪着妇人,那是她的好婆婆。



        当初她刚嫁进吴家之时,她对自己那是各种讨好。



        哪怕后来夫君没有再进她的房,她也还一直维持表面的友好。



        可在听到她娘家出事后,她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还纵容下人打她。



        吴家与县衙多有勾搭,大概是知道她卖给沈家为奴了,所以紧张了吧?



        竟然跑过来,当街往她头上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小姐,老爷夫人好心留你一条命,虽然你现在不是小姐,也不是什么少夫人了,可你也不必作贱自己去为奴吧?”



        中年妇人身边的一名婢女悲赤赤地开口:“你如果是没有盘缠回家,奴婢看在曾经的份上,可以给你盘缠回家的。”



        “你在吴府里祸乱就算了,一旦真的进了沈家那样的地方,出了事谁还能保你?”



        沈菁茹终于抬头,看了那名女子一眼。



        她自己扮白莲花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但眼前这个女子说的话,让她感觉恶心。



        她看向李素心,后者冷沉道:“她是我曾经的陪嫁丫头,后来爬了吴三少的床,生下一女,被扶为姨娘了。”



        看来,李素心之前所说,她的一些嫁妆契约被身边的人偷走,便是她了。



        她站起来往门口走去,若媚与白松连忙一左一右跟在她身边。



        她站在那位姨娘面前,扬手一个耳光扇到她的脸上,力道之重,将女人的脸给扇到一边去了。



        她唇角勾着笑容,声音却没有半分温度:“一个叛主的贱婢,谁给你的胆子往本夫人面前来的?”



        女子被打得踉跄了两下,撞在中年女人身上,这才稳住身形。



        她一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微垂的双眸中闪过恶毒的恨意。



        就算她是沈家人又如何?她又不是沈家的奴婢,她凭什么打自己?



        她看向身边的中年女人,想让她帮自己说两句话。



        却不想,中年妇人也跟着退了两步,明明沈菁茹这话不是对她说的,明明她脸上满是笑容。



        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有股寒气从脚底直窜脊梁骨。



        这位夫人身上的气势,好强!



        沈菁茹此时也刚好看向她,淡淡开口:“吴家,很好!”



        骇得她脸色更白了,再次往后连退两步。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只是好心奉劝,夫人,好自为之。”



        留下这么一句话,她匆匆转身,带人离开。



        果然是大家族中走出来的女人啊,只是一个女人,身上竟然就有那么强大的气势。



        如果是当家之主站在这里,她是不是得跪下去?



        被打的女子不甘心,可是连婆婆也不敢招惹,她再不甘又如何?



        一路匆匆回到府里坐下后,中年妇人都回不过神来。



        她实在想不明白,李素心那个贱人,明明已经被逼到死路了,一无所有,为什么还能入那位夫人的眼?



        她真的进了沈家后,以后会不会让人对付她们吴家?



        沈菁茹那边,吃完饭后上了马车,往通州赶去。



        “三哥,不要与家人说我身份的事,就说我略懂医术,明白了吗?”



        沈凌安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但见她神色认真,只好点头应下。



        此时的沈家,因为侍卫带回来的一句话而乱成一团。



        “那个小没良心的白眼狼,真的要回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她的人很消瘦,此时的精神却振奋。



        “她当真做了休夫那样的壮举?当初就说了,那个男人不是她的良人,她非不听。”



        旁边一名中年妇人扶着她,自己也很瘦,此时的精神同样振奋。



        “苗花,你再去看看,院子布置好了没有?”



        “欣欣,你去看看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



        她连忙吩咐身边的两名儿媳妇,让她们赶紧去布置安排。



        在侍卫刚带了消息回来时,这些话她们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



        “娘,你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好了。”黄苗花与顾欣欣将两人扶回里面坐下,温声说道。



        “云豪与闻渊呢?可让人通知他们了?”



        “快,去找老爷,让他赶紧回来。”



        “来了。”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头,带着五名中年男人,与七名青年男子从外面大步走进来。



        “小茹真的要回来了?现在到哪里了?家里可都安排好了?”



        问话的是走在最前面,一身藏青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仔细看,他的五官与沈菁茹,至少有五分相似。



        他正是沈菁茹的亲生父亲沈千衡。



        侍卫连忙行礼,然后又将沈菁茹正在往这边赶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众男人一个个都激动起来,当初收到信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做出休夫的壮举。



        他们都恨不得赶紧飞过来将人带回来,最后是沈凌安抢了先。



        就算他去了,他们也没有想到他能这么快把人带回来的。



        毕竟,沈菁茹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脾气有多倔,他们都清楚。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她没有第一时间回来或者送信回来,便代表她还没有服软。



        所以,在听到她回来的消息,他们才会如此惊讶。



        老头子在上首的位置坐下,大手一挥道:“老大,老二,老四,老五,你们也回去把家人都带过来,晚上我们一起好好聚聚。”



        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热闹高兴过了?



        家里的气氛,也是应该活跃起来了。



        几个中年男人都应下,又转身匆匆出去了。



        傍晚时分,沈菁茹的马车到了沈府门前,她掀起车帘子往外看去,大大的沈府二字,在夕阳之下仿佛镀上了金光。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