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回来帮你

        休息了一会,天色暗下来后,沈菁茹才带着白松往外面走去。



        县上到了晚上就冷清下来,商店都关门了,街上除了一些匆匆而过的行人外,再没有别的人。



        她们快要走出县外的时候,黎娇娇她们坐着马车刚好回来。



        “茹娘这是要去哪?坐我的马车去吧?”黎娇娇想下马车,将马车让给她。



        “不必,我只是出去走走,你赶紧回去吃饭休息,别太晚了。”



        沈菁茹拒绝了她的好意,让她们赶紧回去。



        黎娇娇目送她们出了县后,才让车夫赶车回去。



        县外没有行人后,沈菁茹才对白松道:“跟上了。”



        她施展轻功快速往杨家村而去,村子里其实还留了人的。



        至少,在杨家人完全搬出去之前,都还需要偶尔制造点鬼火。



        原主花银两修的房子,那些白眼狼没有资格住在里面。



        白松努力跟上她的速度,问道:“茹娘要去哪里?”



        “回杨家村。”



        白松:“可是还落了什么东西在那里?”



        否则她何至于大晚上了,还要往村里回去?



        沈菁茹笑道:“不是,我去救杨老头。”



        “啊!”白松这回是真的弄不懂她了,为什么还要救他啊,直接让他死了多干脆?



        “白松啊,你要明白,活着,有时候才是最艰难的。”沈菁茹语重心长地说道。



        白松挠了挠头,似懂非懂。



        当初在山上时,他算是他们寨里的军师了,也是个聪明人。



        可跟沈菁茹待在一起,他总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



        像杨老头,之前她可是不遗余力,甚至自己亲自去吓人,好几次将人的魂都差点吓走了。



        现在倒好,还要去费心费力将人治好。



        “听说,杨明浩不准备带他进京了,你说,如果真那样,那得少多少乐趣,对吧?”沈菁茹心情好,解释了一句。



        白松双眼瞬间亮了,原来茹娘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这个主意好!



        “以茹娘的本事,要让人活到什么时候,肯定不难吧?”



        沈菁茹侧头看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不如,让他平安顺利地进京,然后在杨明浩成亲前再噶了,如何?”



        沈菁茹唇角的弧度渐渐增大,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是他们把她带黑了,还是她把他们带黑了?



        “哈哈,这个主意也很好。”她终于笑出声。



        白松也笑,不就是要恶整杨明浩嘛,等到成亲前,爷爷忽然噶了,他至少也要守孝一年才能再成亲。



        到那时候……



        “要是那位宋家千金刚好在那时候爆出怀孕的消息就好了,这样的戏才精彩。”



        沈菁茹笑着应道:“放心,会的。”



        杨明浩软了那么一段日子,现在好不容易能行了,怎么能不重振夫纲?



        有她的药保证,宋雅婷很快就能怀上孩子。



        进京后,估计就要急着挑日子成亲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进京时,在路上要耽搁多长时间?



        罢了,再让杨老头多活两个月好了,怎么说呢?



        好不容易进了京,总要享享福才好,对吧?



        两人的速度很快,天色全黑后就进了杨家村。



        杨家的人现在天一黑就全部歇下了,没有谁敢在家里随便走动。



        杨明浩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沈菁茹也带自己的人离开了,对比起来,杨家现在很冷清。



        加上被沈菁茹的人将东西都搬空了,显得这个家空荡荡。



        特别是晚上,更显得阴气森森。



        毕竟是真的死过人了,还不少,有些阴气也正常。



        沈菁茹熟门熟路,很快摸到杨老头的房间外。



        杨老头并没有睡,睁着眼睛看着帐顶出神。



        杨明浩不带他进京的事情已经与他说了,比沈菁茹不给吃穿更让他难受。



        沈菁茹算是外来人,也是他们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才引起她的反扑,他慢慢想通后也能接受。



        但杨明浩不一样,那是他的亲孙子,是杨家所有人的希望。



        可现在,他高中了,有出息了,却不愿意带他们进京享福。



        他们甚至因为他,而背叛了沈菁茹。



        否则,就凭着沈菁茹的善良,怎么也不会看着他这样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



        他活了几十年,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没有好好善待沈菁茹。



        房门口那里传来响动,他艰难地扭头看去。



        黑暗中看不清楚是谁,却能看到两道身影走进来。



        他呼吸急促起来,这两天除了一天三餐,他三个儿子轮流来喂食外,其余的人都没有来看过他。



        天黑后,更不会有人来看他。



        现在来的人,是谁?



        “哟?睡不着?也是,做了那么久的美梦,有一天破了,情愿继续活在梦中,对吧?”



        沈菁茹一边走近,一边缓缓开口。



        杨老头虽然看不清人,却能听出沈菁茹的声音。



        “是,你!”他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怎么也没有想到,沈菁茹会在这个时候来看他。



        她不是搬到县上去了吗?这是,特意回来看他?



        看他的笑话吗?还是看他死没死?



        “想不到吧?你心心念念的孙子没有再来看你一眼,却是我这个外人来看你。”



        沈菁茹站在他床前,淡漠地看着他,声音也冷淡。



        白松轻声问道:“茹娘,可否要油灯?”



        杨家原来因为原主,一直用的都是烛台。



        现在沈菁茹把一切都收走了,他们自然用不起烛台了。



        后来宋雅婷离开的时候,留了些烛台与油灯下来。



        烛台那样的好东西,都被其余的人抢走了,老头这里只有油灯。



        “嗯。”沈菁茹淡淡嗯了声,她还要给杨老头做针灸,保证他能多活两个月。



        “放心,我过来不是想要报复你,只是听说杨明浩不想带你进京,替你愤愤不平,故而来助你一臂之力而已。”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银针。



        白松燃起油灯端过来后,她淡淡道:“把他扶起来。”



        白松万分嫌弃,却还是上前,动作略微粗鲁地将人扶起来。



        沈菁茹让把人转过来,银针直接飞射而出,刺入他后背的几大穴位。



        身前,面部,很快都被扎满银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