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往她身边塞人

        刚走出院子,就看到五婶带着一名嬷嬷与婢女走进来。



        “嘿,你们几个臭小子,是不是在小茹面前编排我的不是?”



        “小茹最喜欢听五婶的英勇事迹了,你请。”沈凌安直接将妹妹推出来挡箭。



        “真的?我有什么英勇事迹了?”妇人满脸笑意,也懒得理会他们,大步往沈菁茹的偏厅走去。



        “小茹,快来,五婶让人熬了燕窝粥,赶紧趁热喝了。”



        沈菁茹一手撑着下巴,坐在桌子上,双眼眨巴眨巴地。



        “五婶,刚刚二伯娘才给我送了,我已经吃过了。”



        她为什么连十天都待不到就想赶紧离开?



        这些人一个个简直都是疯魔的魔鬼,每个人轮流往她这里送补品,还都要盯着她吃下才行。



        短短几天,她已经被喂胖了整整五斤。



        “什么?二嫂今天的速度这么快?”五婶在她旁边坐下,从婢女手里接过食盒打开。



        “还好,我今天熬的是燕窝粥,不是纯燕窝,就算多吃一份也没事。”



        沈菁茹:……



        “小茹,你是不是嫌弃五婶的手艺不好?”见她不动,妇人双眼马上盈满了晶莹。



        这就是沈家女人的厉害之处,在外能做生意,在内能管家,哭起来更是自如,说哭马上就能哭的稀里哗啦的那种。



        沈菁茹常常在想,这些妇人不去现代当影后真的是可惜了。



        “五婶,亦邪你打算如何安排?”她连忙转移话题。



        听她提起那个逆子,五婶瞬间捶胸顿足。



        “别跟我提那个逆子,我说一句,他给我顶回来十句,气死我了。”



        “小茹,他还算听你的话,你帮我好好劝劝他吧,怎么也要考个举人回来啊。”



        沈菁茹幽幽开口:“五婶,他不喜欢读书,你何不如了他的意?”



        “他都不顺我的心,我为什么要如他的意?”



        五婶气呼呼地吼完后,忽然眼珠子微转,看向她道:“对了,小茹,听说你在外面做大买卖对吧?”



        沈菁茹摇头:“五婶,我那只是一点小买卖。”



        “小买卖正好,适合那个臭小子练练手,他也听你的话,让他跟你出去吧。”



        “五婶,你舍得?跟我一走,可能十年八年也见不上一面了。”



        妇人吓了一大跳:“小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想与家里断绝来往?”



        沈菁茹:“……五婶,亦邪才是你亲生的。”



        “我亲生的又不止他一个,小茹,要不,你别出去了吧,留在家里,家里也能养得起你。”



        “还是让亦邪跟我出去吧。”沈菁茹淡淡道。



        沈家人在买卖上真的很有天赋,一块还没有被雕刻的璞玉,她还真的有些心动。



        “好咧,我这就回去让他收拾收拾。”



        妇人终于心满意足地站起来,走前还不忙道:“小茹,你记得把燕窝粥吃了啊。”



        看着她的背影,沈菁茹忽然有种被套路的感觉。



        摇了摇头,她对若媚道:“若媚,你把这粥拿去与素心分了。”



        若媚走进来,轻轻道:“小姐,我们要准备离开了吗?”



        “是我准备离开了,你留下来。”



        “啊,小姐,是若媚做错什么事了吗?”若媚吓得直接跪下,抬起一双泪目可怜兮兮地看她。



        “小姐,若媚做错什么,你只管打我骂我都可以,我改。”



        “求求你别不要若媚啊。”



        “若媚,你爹娘年龄大了,你留下来照顾他们吧,也顺带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沈菁茹亲手将她扶起来,淡淡地说道。



        她不是原主,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若媚对她不但没有什么用,嘴巴还不严,这样的人跟在她身边,迟早是祸害。



        余嬷嬷这次没有跟回来,否则她也要把她留下的。



        “我已经与娘说过了,她会为你相看一门亲事,以后好好过日子。”



        “小姐!”若媚心中慌乱,小姐不但不要她了,连沈家也容不下她了吗?



        沈菁茹淡淡道:“这么久了,你还不懂我的性格吗?”



        若媚不敢说话了,低声轻轻啜泣。



        如果早知道回来后,小姐会把她撇下,她说什么也不会回来了。



        可她明白,小姐现在的性格说一不二,说不要她出去,便是真的不要她出去了。



        “去吧。”沈菁茹转身往房间走去。



        若媚轻轻咬唇,端起燕窝粥往外面走去。



        她刚走出去,外面传来四婶急吼吼的声音。



        “小茹,听说你要带阿邪那小子离开?把我家的阿陌也带走,不然你四婶我的得少活多少年啊。”



        沈菁茹回身,看着风风火火冲进来的中年妇人,无语道:“四婶你为了自己多活几年,而置我于不顾吗?”



        “他敢!”四婶脸上瞬间换上一副凶恶的表情:“他敢不听话,你只管打断他的腿,四婶绝对没有二话。”



        “可是,我记得,阿陌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吧?”



        “急什么?你三哥都还没说呢,他也不急的,你带他出去历练几年,兴许就从外面给我带了媳妇回来呢。”



        妇人过来挽着她的手臂:“好小茹,你就帮帮四婶,把他收走吧,不然怕你下次回来都要看不到四婶了。”



        沈夜陌是四叔的小儿子,今年十六岁,早在八岁时,就自己悄悄在外面开了一家赌坊,生意极好。



        那小子对赌术情有独钟,但被家里管得严,在人前是个乖乖小子,人后,他才是亦邪的那个。



        “四婶,你会后悔的。”



        如果沈夜陌真的跟了她,她肯定会让他往赌术上面发展,到那时候,四婶只怕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嘿嘿,不会的,我现在就回去让他收拾收拾,如果他敢不听话,你只管打就是。”



        四婶不等她回应,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她走后,沈菁茹也往外面走去,直接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果然,她刚离开不久,二伯娘也匆匆而来。



        只是,没有找到人,只好又离开。



        与家人一一告别后,沈菁茹带上沈夜陌,沈亦邪,还有死皮赖脸跟着的沈凌安,李素心,白松,离开沈家。



        白松驾马车,李素心与沈菁茹坐在马车里,其余三个青少年,每人身边跟着一个小厮,骑马离开。



        若媚差点哭晕在沈家,小姐真的不要她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