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弃婴开局,老朱求我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1105章 要灭门?罪大恶极

第1105章 要灭门?罪大恶极

        “不知道咱是老了,还是杀的人少了。”

        “现在你们都不把咱放在眼内。”

        “区区宣宁侯,就能让你们破坏咱立下的规矩,拦截进京告御状的人。”

        “呵呵……好大的官威!”

        朱元璋好久没试过,像今天这样生气。

        发生了这种事情,确实把他给气到了,不敢相信大明的官员、勋贵,还能嚣张到这个地步,早知道就找个机会,把他们全部杀了,一个不留地全部杀掉。

        “皇爷爷,不要动怒。”

        朱炫看到老朱那么生气,赶紧过来安抚。

        文珪也说道:“太爷爷,为了那些人生气,不值得!”

        他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什么叫做告御状,但是也看得出来,太爷爷就是为了眼前那个人而这样。

        看到自己的小重孙如此懂事,朱元璋的表情缓了缓,不那么气愤了。

        “陛下,宣宁侯此举,罪大恶极!”

        “以小见大,一个宣宁侯,就敢做出那么放肆的事情,可以欺压得百姓连告御状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其他的勋贵,爵禄更高的勋贵,能有多放肆?”

        “他们做的事情,能有多不顾咱们大明律令!”

        “请陛下,下令严查!”

        胡闫马上高声说道。

        现在大明的勋贵,基本都是武将。

        一个狠狠地打击武将的机会摆在眼前,他们绝对不想放过,得让朱元璋动手。

        “臣附议!”

        暴昭附和道。

        朱元璋如何不清楚,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冷声说道:“张启民,事情只有这么点?”

        张启民停下磕头,现在的额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把地面磕出了鲜血印子,连忙道:“真的只有这些,臣只是答应宣宁侯,配合拦截,真正拦截的,是宣宁侯府的人,和臣没关系。”

        他也想把这个锅,完全地甩出去。

        扣在曹泰的身上。

        那样的话,和自己关系不算大,或许可以保证不死。

        “是吗?”

        “咱看你做这些事情,很是熟练,推卸责任更熟练。”

        “这种事情,你应该不止第一次做了吧?”

        “咱不相信你是干净的,类似的事情,肯定做得更多。”

        “蒋瓛,这个人,交给你了。”

        “撬开他的嘴巴,问出他都做过什么,根据问出来的内容追查到底,再去捉人,咱不需要证据,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任何一个贪官,捉到了全部剥皮实草。”

        “挂在我们金陵城墙上,让天下百姓、官员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当贪官的下场。”

        朱元璋厉声喝道。

        “是!”

        蒋瓛现在很兴奋。

        他有很久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也有很久没剥过皮,都怕自己的手法生疏了。

        现在终于有倒霉蛋送上门,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张启民一听,又是大呼小叫地求饶,但锦衣卫根本不管他怎么样,强行地把人带走,不给他任何机会。

        这样的人,不配拥有解释的机会。

        不当场剥皮,算是朱元璋的仁慈。

        换作是以前,已经开始磨刀霍霍。

        “陛下,鲁松带到。”

        这时,又有人进来说道。

        鲁松,就是那个要告御状,但是被宣宁侯府家奴,打了一顿的男人,此时战战兢兢地走进镇抚司衙门,浑身颤抖地跪在朱元璋和朱炫的面前,整个脑袋里是空白的,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他只是个很普通的农民,平时见一见县太爷,已经相当难得。

        现在大明皇帝,就在眼前。

        下一任皇帝,也在。

        那可是大明最厉害的人,也是权力最高的人,县太爷在他们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鲁松脑子里空白,也是正常的,毕竟普通的人,根本没机会见这样的大人物。

        “就是你要告御状?”

        朱元璋的话,首先打破了衙门内的沉寂,又道:“咱帮你主持公道,只要你有冤,不管是谁,咱都能帮你把他的皮剥下来,具体发生了什么,给咱说说。”

        “啊?”

        鲁松的脑海里,空白依旧。

        好像连朱元璋说了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满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让你说话!”

        一个锦衣卫说道。

        “草民……草民……”

        鲁松终于缓过来,跪下来用力地磕头道:“草民是安丰县一个很普通的农民,上面有父亲、大哥、大嫂和姐姐,还有一个小侄子,但是……草民……呜呜呜……”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是凄厉地哭出来。

        哭声悲惨,听了就让人感到可怜。

        “宣宁侯曹泰,把草民的父亲、大哥、大嫂、姐姐和小侄儿,全部杀了,请陛下帮草民讨回公道!”鲁松又哭哭啼啼地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胡闫和暴昭二人,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朱炫的脸色随之阴沉,眼神也变得冰冷,这是几乎被灭了全家。

        朱元璋更是杀气腾腾,手中屠刀很久没有饮血,现在要按捺不住了。

        鲁松又道:“要不是草民跑得快,草民也到不了京师,一家人的冤,没有人伸,也没有人报仇。”

        他再一次大哭,哭声让人听了,不知道多凄惨。

        再想到他家里的事情,众人无不叹了口气。

        “宣宁侯,为何杀了你那么多家人?”

        暴昭看到老朱满脸要杀人的表情,愤怒得不行,便代替开口问道。

        鲁松哭哭啼啼道:“宣宁侯曹泰的儿子,名字叫做曹宝成,他要玷污草民的姐姐,但是姐姐宁死不屈,被曹宝成活活打死,抛尸野外,草民一家找了好久,最终只找回尸体,后来去报官,可是安丰县的官府根本不敢受理。”

        “不敢受理?”

        朱元璋的语气之中,带着浓厚的杀气。

        好像已经把那个安丰县令,给判了死刑,加入剥皮实草的名单了。

        鲁松连连点头道:“就是宣宁侯,让他不敢受理,刚开始草民一家还不知道为什么,见知县不受理,只好不断闹事,最终在一个捕快的口中得知,其实是宣宁侯曹家的人做的。”

        说到了这里,他的声音除了悲伤,还有悲愤。

        愤怒得不行!

        恨不得要把曹泰父子,硬生生地撕碎了。

        刚才对朱元璋的敬畏,以及震撼,现在也都被他丢到脑后。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