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网游竞技 - 团宠小祖宗,有亿点禽兽怎么了在线阅读 - 第九章玄主的弱点

第九章玄主的弱点

        眼看朱厌的血盆大口近在眼前,被抓起来的修士们都认命的闭上了眼。

        等待了许久,预想中的疼痛并未袭来。

        再睁眼一看,只见玄主不知何时已经飞身到了他们面前,她双手掰着朱厌上下巨大的獠牙,让它没法闭合。

        在他们还没反映过前,她一脚踩在朱厌的脖颈处,以脖颈为支撑点,另一只脚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去踹朱厌攥着修士的大手。

        朱厌没有防备,疼的嗷的一声松开了手,修士们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玄主回眸:“傻愣着干什么,跑啊!”

        他们深深地看了眼之前将他们吊在树上侮辱,现在又反过来拼了命救他们的玄主。

        “我们之间就算一笔勾销了!”

        说完这句话,他们毫不犹豫的跑了。

        到嘴了的食物就这么溜走了,朱厌肉眼可见的愤怒起来。

        它冲着玄主怒吼了一声后,双拳直直的朝着她的方向砸来,势必要将她轰成肉饼。

        玄主抬拳去抵挡,却连一息时间都没坚持住,直接就被轰飞出了两三米远。

        这是她第一次和人拼力气落于下风。

        而且,她感觉自己现在的整只手臂都是麻的,根本就提不起丝毫的力气来。

        而朱厌显然对她这个毫无灵力的凡人不感兴趣。

        见玄主没什么反抗之力,也不再追击玄主,而是直接朝着凶老头和一众修士逃跑的方向追去。

        凶老头知道,这只朱厌修为百万年,即将半步成神,此刻正是需要吸食灵力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

        所以他也不藏私,直接化作本体七彩莽牛,拼尽全身修为竖起了一道屏障,希望能拖住这只朱厌一段时间。

        给他们争取到更多逃跑的机会。

        但他这全力筑起的屏障在朱厌眼里就好似一层薄膜一般,只轻轻一拳,就直接给打破碎了,连半息的时间都没拖住。

        眼看朱厌的大手朝着自己的方向捞来,凶老头的脸色都变得灰败了起来,他今日大抵是要折在这了。

        就在他认命之时,只见玄主从踩着朱厌的脑袋直直的跳了过来。

        “食铁兽!”

        “嗯~!”

        随着玄主的一声呼唤,原本还背着麻袋吭哧吭哧往后退的黑金食铁兽瞬间化作本体,将全部修士以及凶老头都笼罩在了身下,并直接接住了跳下来的玄主。

        朱厌挥拳的一瞬间,玄主转身,伸出早已麻木的双拳与之对上。

        对上的那一刻,玄主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声响,她知道,那是给她胳膊断裂的声音。

        但她却依旧不曾退一步。

        她死死地咬着唇角,任由鲜血从嘴边溢出。在朱厌怒吼的瞬间,回吼了回去。

        这一声吼叫,虽然毫无灵力,却莫名的叫朱厌以及玄主身后的凶老头心头都有些发寒,就像是血脉压制一般。

        朱厌愣了三秒之后,瞬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它的眼睛里闪过一缕精光,看着玄主就流下了哈喇子,一副馋的不行的模样。

        玄主逐渐落于下峰,她吃力的呼喊道:“凶老头~”

        凶老头知道,若是抵挡不住这朱厌,在场的都得死。所以他没有犹豫,直接飞身上前帮忙。

        “之前真不该答应给你做打手啊,不过是要我孙子一年的肉罢了,总比把我这把老骨头都搭上了强啊。”

        他嘴上说着喋喋不休的抱怨,手上却没含糊,直接将自己的磅礴的灵力推入玄主的体内。

        只一瞬,玄主原本被震碎的胳膊便被接上了。

        有了凶老头的帮助,优势也渐渐的回到了他们这边。

        玄主借机抽出藏在自己袖间的匕首,“老头,帮我扛一下。”

        丢下这一句话,玄主不给人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朝着朱厌的眼睛处飞去。

        朱厌见状不妙,赶忙祭出一样法宝,直接将玄主禁锢在其中。

        但为时已晚。

        玄主此刻已经到了朱厌眼前,直直的将匕首捅进了朱厌的右眼中。

        鲜血瞬间迸发了出来。

        朱厌恼怒的挥拳,直接一掌就将凶老头和黑金食铁兽给掀飞出了百米远。

        而玄主则是趁机将匕首从朱厌的右眼直接捅到了他的脑子里。

        随着一声悲鸣,庞大的朱厌应声倒地,而一同跌下来的玄主则是被禁锢在了朱厌的法器里。

        在朱厌彻底断气后,玄主看到,朱厌的灵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从身体内抽出,而后升入天空再也不见。

        过了几秒,一个细小的灵魂碎片从上方飘了,直接陷入到了鬼蜮森林的泥土里。

        想来这就是朱厌的残魂了。

        玄主想要去扣那块地,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却发现自己还被禁锢在朱厌临死前祭出的法器中。

        这法器,哪怕是它主人死了,也不曾失效。

        玄主试探性的推了推,又使劲儿锤了锤,发现都无法破壁而出。

        她心里有些慌,开始对法器拳打脚踢了起来,却发现无论她使用什么手段,都没办法让自己从这法器里走出来。

        一众修士们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冷笑着围了上来:“原来无法突破法器的禁锢,这就是你的弱点啊,凡人果然就是凡人。”

        玄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我刚刚救了你们的命。”

        “你救了我们又如何,别忘了,你之前是怎么羞辱我们的。”

        宸铭上前对着法器就是狠狠地一脚。

        见玄主捂着胳膊所在法器的边角处,眼圈红红的,他就觉得爽极了。

        只见他拿出一柄长剑就要往玄主的方向刺去,“你不是挺能打的吗,那我们就看看,你是不是刀枪不入。”

        这时,之前被玄主从朱厌口中救下的几个修士忍不住的上前拦着他道:“宸铭,不管怎么说,刚刚确实是玄主救了我们的命,你这样未免也太恩将仇报了吧。”

        “恩将仇报?你们别忘了,她刚刚是怎么侮辱咱们的。若不是她逼迫咱们,也不会引来这朱厌。”

        宸铭凶狠又贪婪的道:“而且,你没看到吗,她之前一直抱着的小肉团子是黑金食铁兽,只有她死,这黑金食铁兽才是无主的。”

        “它无主,我们就都有机会去驾驭它。更何况...”

        宸铭的目光移已经死透了的朱厌道:“少一个人,可就是能多分一份朱厌内丹了。谁叫,也只有她和咱们其他修仙世家都没有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