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网游竞技 - 团宠小祖宗,有亿点禽兽怎么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忘了说了,我万法不侵

第十二章忘了说了,我万法不侵

        “你们确定就只上俩人?”

        比起叫嚷的两人,玄主显得情绪稳定极了,她好意提醒道:“你俩确定扛得住?”

        但这种提醒落在他们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侮辱。

        “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能不能我们手底下活着下擂台吧!”

        说着,他们直接祭出捆仙绳和瀚海囚笼朝着玄主扔去。

        “魔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玄主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捆仙绳给绑了起来,同一时间,瀚海囚笼直接扣了过来。她微微使了点劲儿,但并未挣开。

        槌六和宸铭抓住机会,直接同时祭出自己的最强术法,“玄主你去死吧!”

        绚烂的光晕将玄主彻底掩埋,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萦绕着没一个修士的耳蜗。

        他们俩这合力一击,堪比墨喻仙帝分神的八成灵力,玄主只是个凡人,又被法器束缚着没法躲避。

        一众修士想着,这次,玄主是必死无疑了。

        却不成想,待到烟雾散去,玄主境依旧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且原本还束缚在她身上的捆仙绳已经断成两截落在了地上,只有瀚海囚笼尚存,但也已是强弩之末。

        在众人差异的目光中,玄主又给了瀚海囚笼一拳。

        咔嚓~

        瀚海囚笼脆的好像一张纸一般,直接碎了一地,成为了不能用的渣渣。

        “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万法不侵,所以...”玄主伸出两个手指头左右摇摆了下:“你们这些术法是对我无效的哦。”

        看着台上玄主那一副你能那我怎么办的欠嗖嗖模样,一众修士忍不住磨牙,这人也忒欠揍了些。

        玄主转了转手腕,对着槌六和宸铭道:“还有什么招式你们俩就尽情的使出来吧,别待会说我欺负人。”

        “而且,你们刚刚的话刚好也启发了我。”

        玄主一脸笑意的朝着槌六和宸铭走去,“除了等六个月和刷爆积分榜以外,我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把你们都杀了。参加试炼的人只剩我一个了之后,排行榜自然会认定我是第一了。”

        “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玄主眼中杀意尽显,槌六和宸铭见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那是他们源自灵魂里的恐惧。

        他们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便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台,那狼狈模样,与丧家之犬也惶不多让。

        但台下的修士们没有一个笑话他们的,

        -------------

        最后荒唐一天,明天开始早起写稿,信我

        “你们确定就只上俩人?”

        比起叫嚷的两人,玄主显得情绪稳定极了,她好意提醒道:“你俩确定扛得住?”

        但这种提醒落在他们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侮辱。

        “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能不能我们手底下活着下擂台吧!”

        说着,他们直接祭出捆仙绳和瀚海囚笼朝着玄主扔去。

        “魔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玄主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捆仙绳给绑了起来,同一时间,瀚海囚笼直接扣了过来。她微微使了点劲儿,但并未挣开。

        槌六和宸铭抓住机会,直接同时祭出自己的最强术法,“玄主你去死吧!”

        绚烂的光晕将玄主彻底掩埋,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萦绕着没一个修士的耳蜗。

        他们俩这合力一击,堪比墨喻仙帝分神的八成灵力,玄主只是个凡人,又被法器束缚着没法躲避。

        一众修士想着,这次,玄主是必死无疑了。

        却不成想,待到烟雾散去,玄主境依旧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且原本还束缚在她身上的捆仙绳已经断成两截落在了地上,只有瀚海囚笼尚存,但也已是强弩之末。

        在众人差异的目光中,玄主又给了瀚海囚笼一拳。

        咔嚓~

        瀚海囚笼脆的好像一张纸一般,直接碎了一地,成为了不能用的渣渣。

        “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万法不侵,所以...”玄主伸出两个手指头左右摇摆了下:“你们这些术法是对我无效的哦。”

        看着台上玄主那一副你能那我怎么办的欠嗖嗖模样,一众修士忍不住磨牙,这人也忒欠揍了些。

        玄主转了转手腕,对着槌六和宸铭道:“还有什么招式你们俩就尽情的使出来吧,别待会说我欺负人。”

        “而且,你们刚刚的话刚好也启发了我。”

        玄主一脸笑意的朝着槌六和宸铭走去,“除了等六个月和刷爆积分榜以外,我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把你们都杀了。参加试炼的人只剩我一个了之后,排行榜自然会认定我是第一了。”

        “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玄主眼中杀意尽显,槌六和宸铭见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那是他们源自灵魂里的恐惧。

        他们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便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台,那狼狈模样,与丧家之犬也惶不多让。

        但台下的修士们没有一个笑话他们的,

        “而且,你们刚刚的话刚好也启发了我。”

        玄主一脸笑意的朝着槌六和宸铭走去,“除了等六个月和刷爆积分榜以外,我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把你们都杀了。参加试炼的人只剩我一个了之后,排行榜自然会认定我是第一了。”

        “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玄主眼中杀意尽显,槌六和宸铭见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那是他们源自灵魂里的恐惧。

        他们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便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台,那狼狈模样,与丧家之犬也惶不多让。

        但台下的修士们没有一个笑话他们的,“而且,你们刚刚的话刚好也启发了我。”

        玄主一脸笑意的朝着槌六和宸铭走去,“除了等六个月和刷爆积分榜以外,我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把你们都杀了。参加试炼的人只剩我一个了之后,排行榜自然会认定我是第一了。”

        “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玄主眼中杀意尽显,槌六和宸铭见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那是他们源自灵魂里的恐惧。

        他们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便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台,那狼狈模样,与丧家之犬也惶不多让。

        但台下的修士们没有一个笑话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