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网游竞技 - 团宠小祖宗,有亿点禽兽怎么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封印

第三十七章封印

        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

        -------------

        我错了,今天还是复制了,你们明天在看这章吧,骂我吧,呜呜呜,我的错,复制修改5700字,最近真的真的太忙了,分身乏术,等到周六开始,立flug,绝不复制,我要是复制了,我是小狗,你们随便大嘴巴抽我!

        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墨喻仙帝还是这是墨喻仙帝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件事。

        “什么?”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齐宝儿不是青梅竹马。”

        “齐力在陨落之前,曾恳求我代为照顾齐宝儿。”

        墨喻仙帝看着脸色瞬间惨白的齐宝儿道:“我再说一遍,于我,你只是妹妹。之前,你怎么传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

        “玄主现在受不得刺激,我答应了四大神尊会照顾好她。”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墨喻仙帝的面前大过她去。

        齐宝儿有些嘶声揭底的哭喊:“那我就能受刺激,就能被伤害吗?你也答应过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闭嘴!”

        阁老仙尊对着齐宝儿瞪眼道:“你们一家子是吸血鬼吗,怎么都在这对墨喻仙帝挟恩图报呢?”

        墨喻仙帝皱眉:“阁老仙尊,差不多得了。”

        他看着齐宝儿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好。”

        比玄主的状态至少好上千万倍。

        瞧着墨喻仙帝那模样,阁老仙尊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