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网游竞技 - 团宠小祖宗,有亿点禽兽怎么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祁欢

第四十三章祁欢

        “小友,你过了。”

        在玄主即将下擂台时,她头顶上突然出现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四千界还容不得你来作践。”

        玄主从黑金食铁兽的布兜里将小金龙粗暴的掏了出来,对着声音的来处就狠狠一丢。

        “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踩在我头顶上说话!”

        “嗷~!!”

        “疼疼疼疼!”

        两声惨叫声同时响起。

        黑金食铁兽跳起接住砸下来的小金龙。

        而另一道身影就没那么好运了,直接砰的一声砸到了演武台上。

        还是头朝下的姿势。

        光是看看,他们都觉得脸疼。

        小金龙疼的嗷嗷直叫唤。

        见墨喻仙帝不在,它的言语逐渐猖狂。

        “我这肉刚被你挖出来那么一大块,你还拿我去砸人,玄主,你丫的还是个人?!”

        玄主无耻的坦荡荡:“你是祥瑞之兽,重伤之际砸谁,谁就得沾因果,这机会难得,可不能浪费啊。”

        金龙身上的因果报应,算是被玄主玩的明明白白。

        “啊啊啊!!”

        四千界的人还没疯,小金龙先疯了,“老子我和你拼了!”

        玄主往后退了三步,躲开了它,不愿与它多做纠缠。

        “提醒你一下,墨喻仙帝是出门去了,不是死了。你现在和我拼,拼不出死活来,等他回来了,你就知死活了。”

        想想玄主一皱眉,墨喻仙帝就跟个疯批似的,小金龙就郁闷。还说什么不能惹玄主生气不开心,引得她发病。

        墨喻仙帝也不睁开眼看看,就玄主这样的,只有她把人气出病的份儿,哪有别人能气着她的份儿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两道崩溃的叫声同时响起。

        “你这小儿,就不会好好说话吗,干嘛拿凶器砸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金龙气的吼道:“你才是凶器,你们全家都是凶器,小崽子,你会不会说话啊!”

        玄主抬手将金龙扒拉到一边,瞧着才从地上爬起来,还一脸血迹的睦沉笑道。

        “我跟你讲道理,你跟我耍流氓,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谈教养。”

        她挥了挥手里的拳头:“不都说你们修士都是以实力为尊的吗,怎么到你这改以嘴皮子为尊了?你确定你是修士吗?”

        睦沉倍感屈辱,却又无计可施。

        因为,黑金食铁兽的爪子就在他脖颈旁立着,但凡他敢擅动一下,只怕下一秒,就得血溅当场,身损于此。

        睦沉心里暗道糟糕,他得的消息明明是三千界修到仙者的人都被叫去修补仙界祖地去了,他们这才敢打上门来。

        为的就是趁着仙界没人,天骄们又被困在鬼蜮森林,叫自家弟子来逞一阵威风,顺带夺走灵眸造化。

        他们原以为玄主不过一介凡人,最多就是肉身强悍些,谁成想,竟是个硬茬不说,周身还有这么多仙兽,妖兽护身。

        害的他们直接从耍人的变成了被人耍的。

        “无趣,既然你不想开口,那以后都别开口了吧。”

        玄主转身,摆摆手,“崽崽,了结了他吧,既然你们敢跑来找事儿,那总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嗯!”

        黑金食铁兽直接抬起爪子就朝着睦沉的脑袋处拍去。

        睦沉满眼惊恐,看着即将拍下来的大掌,对着虚空喊道:“祁欢助我!灵眸就在她的眼睛里!”

        一道绿光从天而降,直接将黑金食铁兽给弹飞了出去。

        待到绿光散尽,玄主才看清了来人的全貌。

        是个头上绑着两只垂柳枝,肩膀上盘着一条通体碧蓝色的龙,眼睛圆溜溜似小鹿般灵动,与玄主差不多大的姑娘。

        “哎呦,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干嘛都那么大火气捏?”

        她嘴上说着和气,但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玄主眼中的那一抹红,掠夺意味明显。

        黑金食铁兽还要往前冲,被玄主一把拽回到了身后。

        她道:“你们想和气生财,就现在滚出三千界。”

        祁欢摇摇头,笑的一脸单纯:“不行哦。”

        她指了指玄主眼睛的那抹红道:“我们家老头想要你眼里的东西,我得给他拿回去才行。”

        自从灵眸入了她眼之后,想打这宝物主意的人数不胜数,但...

        玄主笑的邪魅:“有命要我的眼睛,你也要有命拿才行。”

        “年轻人还是太浮躁,干嘛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呢?讲道理,灵眸这种东西,是造化,也是灾难,唯有强者,方能镇住。玄主,你还小,把握不住这种机缘造化,还不如交给我,让我们家老头子来帮你受这个罪。”

        “讲道理?呵~”

        玄主轻嘲,“我这人从来不将道理。”

        她掂了掂手里的板砖,桀骜轻狂:“看在你没那么讨厌的份上,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要么滚,要么死。”

        祁欢不紧不慢抽出绑在头上的一枝柳条,对着玄主的方向轻轻一点。

        玄主脚下瞬间生出两只绿色的柳条来束缚住了她的双脚,让她无法动弹。这种程度的灵力,对玄主来说,不痛不痒,她微微用力,就直接扯碎了。

        瞧着瞬间被震碎的柳条,祁欢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

        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她这么兴奋了。

        她道:“我们来打一场如何?只分高下,不分生死的那种。我赢了,你把灵眸给我,我若输了,我把这两枝柳条赠予你,如何?”

        “长得漂亮玩的花,你这算盘顶呱呱。两根破柳条子,就想换我一双眼睛,想什么呢?”

        “什么叫破柳条子,没见识!”

        睦沉仙者率先坐不住了,“那可是我们先辈远古大能亲自炼化的一株亿万年成精柳树的本体,你懂不懂啊,土包子!”

        “闭嘴!”

        玄主和祁欢的声音同时响起,与之一同砸向睦沉仙者的是玄主手里的板砖,和祁欢手里的柳条。

        区别在于,一个砸的是脸,另一个则是抽的人屁股。

        想他一把年纪,却被两个看着乳臭未干的两个黄毛丫头,扇脸打屁股的,简直羞辱至极。羞的他直接一口老血吐出来,晕死了过去。

        祁欢笑的一脸邪气:“无关的人解决了,咱们继续聊。你瞧不上我这柳枝,那你说,你想要什么彩头?”

        玄主抬起手,缓缓地指向祁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