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 网游竞技 - 深海余烬最新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门对面

第六十章 门对面

        此门通往失乡号。

        门框上的字母以黄铜铸成,看上去仿佛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的光阴,在灵火提灯以及弥漫于整个船舱的混沌微光映照下,字母上的每一个线条都仿佛镀着一层凝固的时光,透着古朴神秘的味道。

        邓肯盯着那行字母看了好几秒钟,面无表情扭头就走。

        爱丽丝的声音顿时从旁边传来:“哎?船长咱们这就要走了么?这扇门不需要查看一下么?哪怕不打开也可以……”

        “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这已经是舱底尽头。”邓肯随口说道。

        但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叩击声突然传来,让他停下了脚步。

        邓肯转过头,看了看落在自己身后的爱丽丝,爱丽丝则紧张地四周观望了一下,最后转头看向那扇黑沉沉的木门:“声音好像是从这扇门背后传来的……”

        邓肯停在原地,面色严肃地注视着那扇突然传来叩击声的木门,他耐心等待了好几秒钟,突然又听到两声敲击传来——敲击声微弱而模糊,就好像隔着一层极其厚重的帷幕,好像那扇门被无形的事物包裹着一般,但绝非幻觉。

        短暂却激烈的权衡之后,他终于回到了那扇门前,爱丽丝也跟着凑了过来,紧张地关注着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动静。

        邓肯一手提着提灯,一手紧握长剑,仔细观察着眼前这扇黑沉沉的木门,就在这时,他才突然发现这扇门其实并没有完全闭合起来——在门的侧面,可以看到一条大概只有一厘米左右的门缝。

        门是虚掩着的,仿佛是谁仓促之间从此离开之后忘了关上,又好像是里面的某些“东西”故意留了个门缝,吸引着盲目者的造访。

        邓肯拿起提灯,谨慎地朝里面照着,眼睛透过门缝观察着门对面的情况——他的另一只手却已经将长剑抵在门缝旁,随时准备刺向从里面钻出来的任何“事物”。???.

        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怎样的光景——

        那门缝对面,是一个房间。

        一间不大的房间,看上去好像已经有了些年头,墙上的墙纸显得暗淡起皱,略显杂乱的陈设似乎很久不曾好好收拾,正对着门的方向能看到有一张单人床,床旁边还有张桌子,桌上摆着电脑、书本与一件小小的摆设。

        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正在书桌前伏案疾书,那身影穿着寻常地摊上买来的白衬衣,头发杂乱缺乏打理,明显不怎么锻炼的身体显得有些偏瘦。

        邓肯的目光透过门缝,死死地盯着“那边”熟悉的一切,盯着那个房间,盯着那个伏案疾书的身影,而那个身影也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停下书写,猛然抬头,起身跑向门口。

        那个身影跑了过来,透过门缝死死地盯着外面,盯着邓肯。

        邓肯也盯着他,盯着那张熟悉的脸——那是他自己的脸!

        就这么相互盯了几秒钟,门对面的那个身影突然激动起来,他开始用力推门,似乎是想要出来,但门仿佛和空间浇筑在一起般纹丝不动,于是他又开始尝试破坏门锁,用工具撬动门缝,他用力拍打着那纹丝不动的房门,似乎在用尽办法脱困,却毫无作用。

        门里面的人终于放弃了这徒劳的尝试,他用力拍了拍门缝附近,隔着门对这边大声喊叫着什么——然而从门外却只能听到一些模模糊糊的缥缈噪音,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邓肯震惊又茫然地看着这一切,看着那个被困在房间里的“自己”,他知道门里面的人想做什么——他的目光慢慢落在了旁边的门把手上。

        门把手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从这边,这扇门或许非常容易就可以打开。

        然而他却只是看着那把手,丝毫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

        被困在房间里的那个人似乎沮丧起来,他最后又对门外大喊大叫了一通,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无法传到门外之后又跑回到了书桌旁,弯下腰飞快地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东西,紧接着又飞快地跑了回来,将那张纸展示给邓肯看。

        透过门缝,邓肯看到那张纸上是一串潦草的单词:“救救我!我被困在这个房间里了!窗户和门都打不开!”

        邓肯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透过缝隙落在那个被困于房间的“周铭”眼中,后者终于慢慢睁大了眼睛,仿佛感到错愕,又仿佛因受到嘲弄而渐渐恼怒。

        下一秒,邓肯手中的海盗剑突然向前探出,穿过那道狭窄的门缝,直接刺入了门对面的“周铭”体内。

        后者被剑刃穿刺,张开嘴似乎是在惨叫,模模糊糊中好像有一连串嘶哑嘈杂的噪音传入了邓肯耳中,邓肯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更加用力地握着剑柄往前刺去,贴近那扇门轻声说道:

        “不会写中文可以不写。”

        一路上都很沉默的鸽子艾伊这时候也突然拍了拍翅膀,发出嘶哑的声音:“这是幻象,你在掩饰什么?”

        下一秒,门对面的那个身影突然开始如蜡像般融化,并飞快地消散在扭曲错乱的光影中,而那看起来无比真实、无比熟悉的房间也迅速地褪去了伪装,在邓肯眼中呈现出真实的本来面目:一间昏暗陈旧的船舱,空空荡荡,尘封在时光与凝固的破败中。

        手中的佩剑传来了空落落的触感,仿佛从一开始刺穿的就只是空气而已。

        这扇“额外的门”对面只是一间船舱?

        邓肯意外地观察着门缝对面的情况,但这次不管怎么看,那边都好像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船舱。

        但……那船舱真的是“真实”么?

        邓肯慢慢收回探过门缝的长剑,轻轻舒了口气,后退半步。

        刚才所遭遇的异状仍然深深烙印在脑海中,他不知道那是单纯的幻象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扇门绝对有着超出他想象的诡异和危险之处。

        如果那门对面映照出的幻象是基于他自己的记忆和认知扭曲而成,那说明门对面的危险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个“邓肯船长”的威能,如果那不是基于自身认知和记忆生成的幻象,而是什么东西“捏造”出来的布景……情况则更糟糕。

        因为这个世界本不应该有人知道那间房间的模样,不应该有人知道“周铭”这个个体的存在。

        但这扇门对面的“东西”却知道。

        他深深吸了口气。

        自己刚才的谨慎是正确的,无论如何,不能打开这扇门。

        同时他又有些后怕——因为刚才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在看向门把手的时候,自己心中产生过这个想法:要把门打开,把“自己”放出来。

        “船长……”爱丽丝的声音突然传来,将邓肯从沉思中惊醒,他抬头看向人偶,看到的是人偶关心又害怕的表情,“船长您没事吧?那扇门里有什么?您的表情怎么这么严肃……”

        邓肯摇了摇头:“没什么,这扇门背后不是你该看的地方——我们已经探到舱底了,可以回去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手去,尝试推一下那扇门,看能不能把它关上。

        这扇门露出的一条缝实在是让人安不下心。

        但是门纹丝不动——尽管他已经用上了很大的力气,这扇门却仍然好像跟空间结为一体般稳固。

        就像他那间单身公寓里那些被封死的窗户。

        邓肯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手——这扇门关不上,但他更不会尝试把它进一步打开。

        “啊?哦……哦,好的!”爱丽丝则没有在意船长的关门尝试,她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带着开心的表情,“那就赶紧回去吧,这地方说实话还挺诡异的,我又有点紧张了……”

        邓肯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带上爱丽丝转身走向那扇可以通往楼梯的“最后一扇门”。

        这地方实在是过于邪门,连他也不想多待了。

        在这之后,没有更多异常之事发生。

        他们顺利地穿过了支离破碎的舱底,穿过了灯光反相的货仓,穿过黑沉沉的楼梯与走廊,回到了位于水线以上的船舱中。

        在返回正常舱室的一瞬间,爱丽丝便感觉到全身猛然轻松了许多,仿佛是某种先前无法察觉的、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阴影被驱散一般,她看到周围的灯光恢复了原状,船舱里也不再阴沉压抑,至于旁边的邓肯船长……

        船长看起来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似乎之前没感觉到压抑,现在也没有感觉到额外的轻松,失乡号深处的环境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只不过回来的时候船长明显很沉默,显得心事重重。

        “船长,您累了么?”爱丽丝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要我去给您做点吃的?您晚饭都没好好吃……”

        邓肯停下心中思绪,看向身旁的人偶。

        在人偶小姐脸上,是真诚的关心表情——就和妮娜一样。

        他突然放松下来,心中的些许阴霾似乎在悄然消退。

        “这次别把奇奇怪怪的东西掉进锅里了。”

        “我的头不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尤其是你的头。”

        “……哦。”